烟蓑雨笠卷单行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了,喜得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宝钗不幸一语成谶。
 
       踏上东京成田机场快速列车的月台,我知道身后留下的又是另个异国他乡。沉甸甸的行李中有几张J-pop光碟,几本日本经典漫画,更有两年的东瀛记忆。勤勉认真的同事,彬彬有礼的邻里,热情恭敬的服务员,安静整洁准时的列车和车站,祭日里的和服美女,当然还有精巧可口的日本料理。值得回忆的有太多太多。每次有人问道我对日本的印象,我总是说,如果世界上真有和谐社会,那日本恐怕是最接近的国家之一了。我相信这不是言过其实。
 
       跟朋友说,大学毕业都八年了,一直飘来飘去,高不成低不就,也怪累的。朋友回答,又有几个人不是这样,好歹你还是在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里面混。想想也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总是向往更好的生活。何况对我而言,一方面,在南京上海混跟在日本美国混一样是背井离乡,没有本质区别;而在另一方面,在美国和日本的生活不仅让我学习了两门外语(虽然日语只是入门级),而且我的世界观也随之而变。生活质量的提高自然是重要因素,学习更优秀的文化和知识同样是驱动自己不辞辛苦辗转奔波的动力。发达国家并非简单的经济,军事强大,更在各个方面都要是走在人类文明的前沿。
 
       我是学生物的,从生物学角度讲,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一样的,同一个物种,相互之间的差异也就是肤色不同。可是尽管我们已经不再认为人种之间有高低之分(至少口头上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种族歧视),国家,国籍还是把人们分的界限分明。在信息时代之前,地域空间的分隔使得不同地区的人们创造出独具特色的文化传统。可是在全球化,资讯时代的今天,我们有可能超越国界,去学习自己最感兴趣的,最好的知识,最好的文化。何况很多人类文明是共通的,比如科学知识和技术,比如人道主义原则等等。或许有一天,国家,国籍会变得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个人的自我选择和自我修养。可我也知道,在我有生之年,我仍然是中国人。人们还是会说中国人就是如何如何,中国人该如何如何,中国人需要如何如何。但我心里明白,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废话。
 
       漂泊的日子有苦有甜,但都是属于我自己独特的体验。人世间少有便宜事,不经过一番挣扎和奋斗就没有收获。任何捷径,快钱往往都是自我堕落的开始。
    
       宝玉身在荣华之中,却想勘破红尘,“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虚无主义总给人懒惰的安慰。其实我想他最幸福快乐的日子还是跟他关爱,在乎的人们在一起结诗社,品酒,撕扇子的那些时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烟蓑雨笠卷单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