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你

     每次听到有某某国家称钓鱼岛是他们的,我就怒不可遏。每次听到台湾人不认自己是中国人,我就义愤填膺。每次有人说西藏不属于中国,我就咬牙切齿。每次想到蒙古本来就是中国一部分,我就痛恨不已。……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恨你 ( 有删节)

by Sarah Braasch

    在摩纳哥Rabat市中心的一家网络咖啡馆里,一个中年的中产阶级穆斯林妇女告诉我她最大的心愿是所有的阿拉伯国家团结起来将全世界的犹太人统统消灭干净。加州圣法拉诺一家高技术公司的一个年轻聪明的中国男性工程师告诉我,日本人跟中国人比起来要低级很多很多。其实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要高等一些。大多数民族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中国人就已经发展了先进的技术和文化了。我的中国和台湾同事还说我生肖属虎也是个不幸。老虎代表了暴烈,骄傲和攻击性。女人属虎实在是太糟糕了。她很难嫁得出去。事实是,我到现在还是未婚。

   一个波兰移民家庭告诉我他们不会投票选奥巴马。因为黑人都是懒虫,奥巴马获选只能让他们变得更懒。他们还痛恨犹太人,因为犹太人是9.11事件的幕后主脑。一个德国导游告诉我法国人恨意大利人,因为他们太蠢。意大利人恨法国人,因为他们太傲慢。… 基督徒说他们恨穆斯林。穆斯林说他们恨犹太人。佛罗伦萨人说他们恨撒丁岛人。白人说他们恨黑人。逊尼派穆斯林说他们恨什叶派穆斯林。埃塞俄比亚人告诉我,阿姆哈拉人恨奥罗莫人,因为奥罗莫人恨阿姆哈拉人。可是他们都恨提格里人。但这三个民族都极为痛恨索马里人和厄立特里亚人。每个人都告诉我他恨同性恋。女人?多数情况下,没人会说他们恨女人,但他们的言行都让人感觉他们的确这么想。

    人们感到我没有任何集体归属感。我不认为我属于任何一个部落团体。当然,既然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根据我碰巧的出生地或者父母亲所属的团体,某些集体的标签必然强加在我的头上。可我并不因此感到任何特别的骄傲,责任或者偏见。如果我不属于任何的集体之内,自然没有任何人是在我的圈子之外。

    我在出生于明尼苏达郊外一个有虐待倾向的,耶和华见证人教派的中等收入家庭。父母是白人,北欧移民,家族传说还带了一点点北美印第安人血统。这就是我所谓的按出生定义的部落属性。在耶和华见证人家庭长大的唯一好处是我周围是一个极端有秩序的宗教环境。不管怎样,我18岁的时候抛弃了我所有的部落成员,我否认一切曾经的我。我决定重塑新生。

    我后来成了一名人权活动家兼作家。我的目标是让公众认识到人类史上的诸多惨剧都是因为人们根据各自不同的“部落”属性而互相残杀导致的。我寻求的是真相。我没有任何意图去伤害任何个人。我想做的是批判和摧毁在“部落”主义之名下建立的所谓文化,传统和派别,以及因它们而起的种种压迫。我并不针对任何一个个人。所以我绝不会泄露任何一个人的个人资料。但我会揭露他们的偏见,他们的忌恨,他们的屠杀欲望,他们对女性的仇视压迫,他们的民族沙文主义思想,他们的法西斯思想和种族歧视。在我眼里,他们不仅仅是施暴者,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被各自的“部落”灌输各式的偏见教条,区别对待人类的意识形态。这个“部落群体”可以有不同的名字,种族,宗教,教派,民族,阶级,国籍,文化,等等等等。“部落主义”似乎是人类最明显的特征。我们赞美自己所属群体,列举诸多美德。与此同时贬低,甚至是妖魔化其他外来群体,给他们加上种种与自己群体相对的负面特征。我们要么克服这个过时的思维倾向性,要么被它所束缚。这种思维就像是一个被感染而严重发炎的阑尾,进化遗留下来的糟粕。必需强调的是,所有这些被我们看重的部落特征,属性都不是真实的。它们是随意的,想像出来的社会建构,人造的,虚假的。

    那么,我们有没有别的选择?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只有放弃我们对惩戒报复的嗜好,放弃我们对自己“部落”属性的依附和忠诚,才能创造一个美好繁荣的未来。"部落主义",包括宗教或许在人类进化史上有过重要的作用。但如今时过境迁。我们强烈的集体归属意识建立在想像中的群体差异之上。这种意识不再对人类物种的生存起到正面作用。现在人口已经过多。我们在渐渐耗尽饮用水源,耕地,燃料等各种资源。…我们创造种种假想的人群,人种差异的本事恐怕只有我们创造真实的大规模杀人武器的能力可以媲美。

    摆在我们面前就两个选择:要不接受全世界人类是一家的现实,要不互相毁灭。现实就这么简单。没人能够回避人类严峻的未来前景。问题在于时间。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我们早一点放弃这些荒诞的做法,我们现在的处境可能会好很多。或者我们早一点开始外星殖民,说不定我们已经在金星上建立了基督教殖民地,在火星上建立了穆斯林殖民地,在水星上建立了犹太教殖民地。在水星上建立印度教殖民地。没人能留在地球,因为她会是所有人的圣地,毫无疑问大家会为了谁有权控制她而谁必须放弃她而大打出手。大家肯定还会为行星殖民地的分配,分享及其相关的星相神学意义而争论不休。

    问题的关键在于傲慢。我们有太多的骄傲自大,以及自认为受害者的意识。每个人都说他比其他人好。每个人都能举出曾经自己或自己的祖先受到迫害,冤屈,不平等待遇,因此他们可以享有某种特殊待遇。事实是,这些都是废话,毫无意义的废话。没人自动就比其他人好,没有那个文化自动比其他的文化高等。如果真是这样,她也就不会消失了。再伟大的领袖总是会死亡。你的宗教,先知等等并没有任何其他人不可能掌握和领悟的真理。每个人都不过是人类的一个成员,没有高低之份,每个人都一样。

    宗教不过是“部落主义”的形式之一。但它是其中尤其恶毒的一种。因为它枉称真理,而不需提供任何证据,要求人们盲目的崇拜虚假和伪善,同时又神圣而不受任何监督批评。其他的“部落主义”都有自己的教条,只不过没有到宗教的程度。我认为我们要把攻击范围扩大到所有的“部落主义”,不仅仅是宗教,还包括所有分裂人类的意识形态,人种,宗教,阶级,教派,国籍,文化,民族等等等等。甚至一些相对轻微的东西也让我不安。某些艺术家或者科学家群体内的傲慢。某个群体的运动队获胜后疯狂胡闹的庆祝。对自己祖先的军事伟绩反反复复的夸耀等等。

    我不是在提议我们该摧毁自己的文化传统或者是强迫每个人都接受一种标准统一的特征。恰恰相反,我倡导的是自由的最大化,无政府主义的最大化,个人主义的最大化,包括个人能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文化归属。我反对荒谬的集体权利和更为荒谬的文化权利。我们不能维持或保护文化。试图去保护或维持某个集体,文化或国家都不可避免的导致迫害和违反人权,尤其是最脆弱的成员,妇女和儿童。

    为了人类社会的生存,必需让个人做主。只有个人权利拥有政治和法律效力。所有的集体特征都需要进入一个全球思想的市场。不论是宗教还是国籍还是种族或是文化,优胜劣汰。牧师们和其他观念思想都要去争取自己的追随者,就像商人要赢得各自的顾客,知识分子要赢得自己在学术界的地位。个人可以选择加入或者不加入任何一个文化,宗教或其他群体。一旦他发现这个群体不适合自己,他可以自由的退出这个群体,不会因此而受到死亡威胁或是被称为叛徒。 可以说,我支持一种在全人类,全世界范围内的社群主义。我们的群体需要包括整个人类社会。每一个人类个体都是我们群体的一份子。

    一个年轻的哈萨克斯坦男人告诉我他对一个电视旅行节目特别的愤怒。那个节目描述一个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边境的一个古老城市。它把这个城市称为吉尔吉斯坦城市,而不是哈萨克斯坦城市。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他说这个城市几千年以来就属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在大概1200年前把她偷过去的。每一次他听说这个城市属于吉尔吉斯坦就愤愤不平。

     我提醒他,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

翻译:未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我恨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