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和道德

      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把做爱和道德扯在一起。我相信除了顽固不化的原教旨主义天主教徒和伊斯兰教徒外,喜欢做此联系的还是大有人在。不时会听到有人(无一例外都是男生)提到日本女孩的时候会做一脸鄙夷状:那些日本女生到了中学就没一个是处女了。国内提到世风日下道德败坏举出的例子也往往有一条是,大学女生宿舍下水道冲出多少避孕套。姑且不论这些话的真假,但潜台词是,婚前“处女率”下降是“道德”下降的标准之一,或者倒过来说保持处女好像就更“道德”,更“纯洁”。在这个大讲自由平等的年代,平等自然包含了男女平等了,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婚前处男少了多少如何如何。或者一脸鄙夷的说,那些男生,到了中学就不是处男了。陈冠希同学属于倒霉或者太过于马虎,被一个瘪三把自己的“业余爱好”放到了网上。其实他那些行为都属于他们个人的私事,大家你情我愿,都是没有结婚的单身贵族,不存在什么伦理道德问题,也没有什么暴力伤害之类,自己在家关起门来想怎么玩都是自己的权利,关其他人屁事。结果他和他那些情人都被人骂的狼狈不堪,真是天大的冤枉。真该被骂的是那个把照片泄露出去的变态。

     
       最近读Stieg Larsson热门畅销小说《龙纹身的女孩》和《玩火的女孩》。故事发生在瑞典,最发达富裕的国家之一。小说的中心人物是个天资聪颖,执着善良但性情古怪的女孩,她是全书的女英雄。可这个让全世界无数人着迷的女英雄是个双性恋,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十年中有五十多个性伴侣,而且基本上都是她主动。她并没有真的爱上这些人,跟他们上床不过是因为她喜欢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寻求快乐,发泄自己的欲望。然后好聚好散,散了也算个点头之交。这些看上去都再正常不过。男主角是个正直无畏,声名赫赫的记者。他同样有无数的性伴侣,但同女主角一样,大家很坦白也很尊重对方,大家不是为了长相厮守,在一起快乐就行,散了还能做个普通的朋友。但他和他的一个大学女同学却保持了长久的关系,但都认定他们俩无法做夫妻,只能做对方一辈子的知交和情人。这就是一个文明宽容,感性和理性兼具的社会环境,一个能尊重个人的感情和选择,寻求个人特质和发展的环境。

       
        大家总是在说解放自我,个人自由之类。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毫无疑问是最基本的自由权利之一。现代医学技术早就把女性从怀孕生育的限制中解放出来,可以说是人类智慧对解放自我,彻底发展自我的最大贡献之一。但几千年对女性的偏见,歧视和甚至迫害在很多地方还是根深蒂固。伊斯兰社会的割礼罩袍还在大行其道,妇女当起“半边天”的中国“处女情节”照样严重,就是Stieg Larsson 所在的瑞典暴力伤害女性的罪行仍然不少。技术虽然进步了,社会的意识观念却还需要更大的发展,无论男女,不仅需要身体解放,而且更需要的是精神的解放。 
 
        “道德”一词说起来好像很泛很大很空,其实最主要的是简单的两条,一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二是无论何时何事,尽量不伤害他人,无论是心理的还是物理的。很显然,性爱多数情况下不会违反这两条标准。这完全是个人的私事,跟道德根本没有必然联系。牢记这两条,无论是自己做事,还是评价他人就不会有太大的道德上的偏差。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处女和道德

  1. 说道:

    赞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