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迷

       Philip. Pan 在 Out of Mao’s Shadow 中写到胡杰在制作《寻找林昭的灵魂》时,一度像着了魔一样,整天想的,看的,读的都是林昭,这个去世了三十多年的女英雄。他的朋友劝戒他说,你更像是已经爱上了林昭,这样子你制作的哪能称得上是合格的纪录片?至少我从第一次看了胡杰的这部纪录片之后几天也像是对林昭着了迷,花很多时间去读跟她相关的文章资料当然还有她有限的遗作。她从对毛和共产党的无限崇拜和忠诚到深恶痛绝的转化一开始是被一种深深的受骗感所驱动。自己少年时的纯真热情被无耻的欺骗利用,如何不让一个心思敏锐才华横溢但又性情刚烈疾恶如仇的人痛彻心肺。

       林昭二十五时幡然醒悟,看穿了所有的谎言。而我呢?我第一次看到有关六四事件,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较为客观描述是2006年在美国,还是偶然间在网上看到的。去年在日本看了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最近才看了胡杰的《寻找林昭的灵魂》和《我虽死去》,以及 Philip. Pan写的Out of Mao’s Shadow。对自己国家这半个世纪的历史总算有一个更完整的了解。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博士生到而立之年才在国外了解到自己国家最近几十年的历史真相,这真让人难以相信。回想自己二十多年的学生生涯,学历史课少说也学了十几年。我喜欢古代史,先秦诸子,燕赵英雄,秦汉风烟,唐诗宋词,读起来让人激动不已。而真正的现代史过于枯燥,毫无热情而言。我对这段历史的印象是,一代伟人毛泽东在晚年犯了错误,发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许多人受迫害,许多家庭妻离子散,让中国发展延缓了许多年,但是,他仍然无愧为领导中国人民独立自主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所以他的遗体还在天安门前供着。如果毛还算是七分功劳三分错误,邓小平则几如完人,三起三落,坚韧不拔,远见卓识开创中国伟大复兴的篇章。改革开放的历史就是一片发展进步欣欣向荣的颂歌。1989年也“仅仅”是发生了一个政治事件而已,一段无伤大雅的小插曲。这就是我学了十几年历史后对共和国历史的大致印象。而且在这十几年国家经济的飞速发展中,我也的确认为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发展步入正轨了。

        然而这正是政府想要看到的。全世界最强大的审查制度可以让十几亿人可以对几百年前的帝王后宫了如指掌,也可以对五四运动和解放战争津津乐道,但对离自己最近的这几十年历史,一直到正在中国大地发生的事却只能点到即止,抑或遮遮掩掩。它想要的就是所有中国年轻人对共和国成立后前三十年的历史有一个模糊的印象,1980年后的记忆却被高楼大厦,灯红酒绿所充斥。真正的历史真相被阉割,清洗,封锁。《寻找林昭的灵魂》和《我虽死去》让我第一次切实的感受到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经历了恐怕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黑暗,荒谬,残酷的三十年。我们的所谓“人民政府和人民领袖”对人民犯下了让纳粹都要脸红羞愧的罪行。而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Out of Mao’s Shadow还有像《中国农民调查》等则让我知道了如今盛世繁华的代价。这是建立在超过半数的中国人,尤其是农民,的血汗和生命之上的。政府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千变怪兽,为了自己的地位权力,可以让一部分人过上最现代的生活,同时可以对另一部分人的生死漠不关心,人为的根据出生地制造一个“人种”等级制度。尽管最近在民众的压力下做了许多让步,承认不少的错误,抓了一些人杀鸡骇猴。然而又有多少罪行没受到公正的判决,多少施暴者还在逍遥法外或者继续作威作福?共和国六十年的历史中最缺失的是,真话,人道和公正。

        曾经的斗士李敖到大陆来罗哩罗嗦,拐弯抹角,遮遮掩掩讲了三场演讲(那还有当年大骂老蒋,直斥钱穆的风采),其中只有一段在我看来是他对中国年轻人的期望,“不要做只管自己生活的自了汉”。他看得还是很准的,因为绝大多数人的确是满足于“自了汉”。生活在历史和现实的谎言中,我们或许享受着物质的满足,或许不时在夜深人静,把盏独酌时感叹生命总是缺了点什么东西。我们早就学会了也习惯了关注美好的,有前景的,自我的东西,而刻意跳过另一些令人不安的,污秽的,他人的东西。只要这些事没发生在自己或自己的亲人身上,我们可以轻易的,有意无意的不去考虑,安慰自己,事情总有一天会慢慢变好。就算发生在自己身上,能忍则忍,心中骂三遍xxx,就过去了。适应和自保是我们的强项也是我们的最大的弱点,“反抗,争取”这些字眼却已经从我们的字典慢慢淡去。大家都有自己的“一块红布”,几十年下来学会的只有忍耐。自了汉本无错,总比为了某些极端宗教教义搞圣战好,但一代人都满足于做自了汉则是悲剧。四十年过去了,我们的确比林昭拥有了更多自由,可是我们却少了她的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勇气和对真理,对理想,对自由毫不妥协的执着。然而林昭却说: 自由是一个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体,只要还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实而完整的自由,除了被奴役者不得自由,那奴役他人者同样不得自由。在林昭面前,我们都是懦弱虚伪的机会主义者。

         前天晚上失眠,想像着未来某一天自己的国家领导人将举行一个公开的祭奠林昭的仪式。他将亲自送林昭的骨灰盒入葬。在林昭墓前,他将代表政府向所有受到政府迫害的右派知识分子下跪谢罪。一个类似肯尼迪墓的长明火建造在墓前的小广场地上,名为“自由之魂”。在这自由之魂前面,他将发表一番简短的演说,代表中国政府表达对以林昭为代表的反右受害者的歉意和敬意。重申自由将在中国永存。最后他将宣布建立一个纪念馆,收集展览所有跟反右倾运动和文革有关的资料,让后人牢记历史,不要让这样的悲剧重演。到那个时候,我会真正为自己的国家而骄傲。可是这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呢?

2010年1月28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乱语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