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死者的尊严

     过去五十年,Edward Downes爵士一直是BBC爱乐乐团和澳大利亚歌剧院的指挥,全球知名的音乐家。然而近几年来,他的听力和视力却直线下降,以致于近乎失明失聪。与他风雨与共五十四年的妻子Joan Downes开始全面照顾他的起居。然而命运弄人,Downes太太最近查出罹患致命的胰腺癌,医生预测她的只有几个星期的生命了。Downes 爵士坚定的认为,没有太太的相伴,自己无法继续孤单的生活下去。夫妇俩一致决定,他们至死也不可分开。为此,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一起专程到瑞士,寻求专门提供安乐死的Dignitas 诊所的帮助。他们俩一起喝下一瓶致死剂量的镇定剂,手牵着手平静地步向天国。他们的两个孩子就在床边守护直到他们的父母永远离开。母亲给他们的最后一封信中有这么一段:“……我想告诉你们,尽管我也想活的再长那么一点,可死亡并没让我感到丝毫的恐惧。我不信任何宗教。对我而言,死亡就像关掉生命的开关。仔细想想,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认为我的一生非常幸福非常有意思。我没有半点遗憾。虽然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但我爱你们,把我的祝福给你和你们的家人。”他们的孩子随后对外宣布,Downes爵士夫妇并不信仰任何宗教,他们将不举行葬礼。
     体面的有尊严的死去应该是人应有的选择。与其被病痛残忍的折磨,生不如死,或者孤苦伶仃的苟延残喘,实在不如选择毫无痛苦的永远离开。可遗憾的是,现在全世界可以进行合法安乐死的国家只有荷兰,比利时,瑞士,美国的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其中只有瑞士允许接受外国人的安乐死请求。在中国,对病人进行安乐死仍然是非法行为。允许人们自愿的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正体现了对人的尊严和生命价值的尊重。这是每个人应有的自由权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