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在不停的奔跑

      我老家在我小学毕业时,还不存在象现在的南京小孩争着要上外国语学校一类的事。那时很自然的就登记到离家最近的那所中学读书。很庆幸我的小学生涯没有任何现在城市孩子们的压力。我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发复习提纲。她告诉我们她的一个学生现在读博士了还保留着当年小学时的复习提纲。“博士”,在十二岁的我心中是多么遥远多么了不起的头衔啊。十五年后的今天,我觉得那时的我更加遥远了。

      三年后当我初中毕业时,争取重点中学已是不可质疑的目标。我读的那个初中是个城乡结合处的中学。条件非常一般。(可能比真正农村的县城中学梢好一些。老婆当年读书还要自己背着凳子去。)班里有一半多的同学都是农村孩子。他们有少数成绩好点的打算去读中专--可以跳出“龙门”,也可以早点找个工作挣钱;有的准备去当兵或者学个手艺,自立门户。多数女孩子都不打算再读书,而是准备找个工作或做个生意。想读书的也是去读个职业学校,反正尽早的工作挣钱是最大的目标。最后我们班考入全市最好的重点中学的只有两个人,我是其中一个。

     进到重点高中的第一天起,考入重点名牌大学就成了所有人的终极目标。拼命的算题,测试,考试争取名次。每次期中期末大考都是全年级按上次大考的名次排坐位。进入第一考室多少成为了一种荣耀。每个人的成绩起伏也就一目了然。第一考室的第一个坐位也成了万众瞩目的地方。但我记得每次都是在两三个人之间轮换。

     考进南京大学的前两年,我住进凄凉荒芜的“高四”校园浦口校区。一下子从紧张严肃但目标单一而明确的高中转入大学,很多人都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可能是因为突然失去了努力的方向而无所适从。但浦口的“高四”式环境又让许多人没办法找到别的途经发展自己的兴趣和才华。想发展学术爱好,但没有教授导师,也没有学长交流,当时连图书馆都是教学楼零时的附庸物。想融入社会开阔眼界,浦口那里只有荒山荒地和可口可乐仓库。于是大家除了在球场发泄过剩的精力外就是在机房和网吧到虚拟世界寻求慰籍。

      等大三到了灯红酒绿的鼓楼,突然发现情势很严峻了。学长们告诉我们工作是很难找的,现在本科生已经不值钱,我们学的生物化学更是好听不实用的“花把式”,除了接着读研究生外,就是改行卖药去。而与其在国内读研究生,穷困潦倒,受苦受累受气,不如考托福GRE到美利坚去读研究生。于是有的人感到彷徨失落,有的人则卯足了劲考个好的GPA,托福GRE,到美国去享受资产阶级的“腐朽堕落”。

      可是我还是被我导师的花言巧语诱惑而选择了留在南京。现在看看,很多我们这一行的老板(就是导师)对他们的学生的引导是很有问题的。鼓励学生,激发学生的热情自然没错,高标准严要求自然也没错。但是科学本身就要求客观求实。科学研究可能是充满乐趣的,但它毫无疑问是很困难的。其间有很多的艰辛,没有对科学的兴趣和执着的精神是难以成功的。很多导师只是片面的强调研究的重要性,发表高影响力论文的荣耀,只是带给学生一种空虚的幻觉。另一方面,有的导师一方面是出于高标准严要求,一方面恐怕也是自身的修养不够,对待学生少有尊重,容不得失败。言辞的粗暴,态度的蛮横,道德的低下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样的人是否配的上“教授”的称呼。学术的成就不见得跟品德成正比。可惜的是,国内仍然是急功近利的环境。在外人看来披着些许神圣光环的科学研究更多的是对文章粗制滥造和对研究经费的派系斗争,其实跟我们打心眼里不屑的商业领域大同小异。

      于是在研究生的六年时间,同很多我的同僚一样,处于“毕业”的阴影之下,在文章的巨大压力下战战兢兢的努力。前途仍然不甚明了。然而生活的困窘和对工作的更高追求促使大家都在想着早日毕业。这似乎已经成了学生和导师之间的博弈。学生要尽量让导师满意,同时要小心翼翼的谈判自己毕业的事宜。国内是个特殊而奇怪的地方,获得博士学位可能是相当容易的事,也可能是极其困难的任务,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导师的态度和学校的规章制度,与学术研究成绩反倒关系较小一些。

      今年六月份,好不容易博士毕业了。我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紧接着是申请出国工作了。未来的老板当然希望自己的雇员早一天干活。到了日本,发现一切都不是那么轻松。生活之外,工作上周围无数的工作狂和成功发表高水平学术论文的人又是巨大的压力。当学生时,做出大的发现发表高水平论文的压力要小很多,因为学生毕竟是在学习阶段,做的成功不成功,外人往往归咎于你的导师(其实导师往往把责任都算在学生头上)。但做博士后了,别人的眼光将更多的放在你的身上。学术界的竞争不亚于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竞争。这或许是好事,优胜劣汰吧。

       从初中一直跑到现在。我以前说时间似乎是越来越短了。小学的六年里,一个星期都仿佛是那么的漫长。而现在,一年不过是白驹过隙。其实是我们跑的越来越快了。每一天,每一年,时间还是那么长,然而我们却在不停的加速奔跑。我们感觉到的时间是个相对的时间。人生就是这样,从小孩到成人,再到老年,我们先是在慢走,然后跑的越来越快,到了中年之后,老了,累了,跑的又会是越来越慢。直到最后跑不动,又回到慢走,一个对称的曲线,终点也是起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人总在不停的奔跑

  1. 说道:

    学习了。。。
    同感。。。

  2. 说道:

    赞最后一句。

  3. 说道:

    啥时候是个头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