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些什么呢?

      谢谢Jun同学的关注。上篇日志写到最后一句时,我也在想有哪些事是普通老百姓可以做的。Jun同学提到的东西都在其中了,不过我当时脑子里想的倒不是这样的善举。我在想的是公开的宣传教育以及公众对政府行为的影响。毫无疑问,个人自觉的行为都可能是大家力所能及的好事,再如选用小排量甚至清洁能源的汽车,购物时用重复使用的纸袋,冬天的暖气和夏天的冷气开到适度程度等等。但是大家都明白个人之力毕竟微薄,所做的这些事毕竟杯水车薪。而且,不同的人观念改变快慢深浅不一,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普及。能够较为快速高效的发挥作用的只可能是政府的举措。如果有意识的公众能团结起来,行动起来,影响政府的决策,这可能会更有效果。比如立法限制冷气和暖气的温度(比如日本的法规,气温高于28 度才能开空调。);比如对公交系统,对清洁能源车辆的支持和对私车,高能耗车辆的限制;对高污染高排放工业的控制等等。中国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一向是即便有条件也对环境标准,环境问题视而不见。很多时候,公众,尤其是像大学生这样的知识分子群体应该团结起来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而不仅仅是在bbs上发发牢骚,甚或置若罔闻。
      国家环保总局请了个华而不实的潘岳,最近老在搞所谓“环评风暴”。大凡所谓“风暴”,“突击”都是治标不治本。何况这个风暴往往忽视真正紧迫严重的问题,如江河水源污染,水土流失,沙尘激增等等。它常常有点哗众取宠,避重就轻,像在制造新闻(的确是和新闻媒体一起“炒作”)般一味的阻止建水坝发展水电。可见政府的自觉意识不大可靠。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乱语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能做些什么呢?

  1. jun说道:

    :-)我今天因为不要用一次性筷子,所以忍痛没有去一家我喜欢的小店吃好吃的麻辣烫。

  2. 说道:

    所以我们都要做小朋友,他们只有有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夏天大太阳下面,冬天雪地里都乐此不疲,从来不嚷着要开暖气或是冷气,顶多要个冰淇淋吃,嘿嘿。。。

  3. 说道:

    所以我们都要做小朋友,他们只有有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夏天大太阳下面,冬天雪地里都乐此不疲,从来不嚷着要开暖气或是冷气,顶多要个冰淇淋吃,嘿嘿。。。

  4. jun说道:

    改病句—将楼下写的"他们只有有自己喜欢干的事"改为"只要是他们喜欢干的事情"。

  5. gracie说道:

    仔细想来,还是支持立法这条途径。最近与未知斋主人就这方面话题argument颇多,每每本人要感慨在这些问题上社会氛围、人们的道德意识及公众意识等方面存在严重的缺失,就会被斋主冠以“中国知识分子惯有的回避意识”(大约这个意思,希望我没理解错,就是说在问题面前只求独善其身,没有改变大环境的勇气)。诚然,很多中国人确实如此。可我要更正并完整一下自己的观点:前面所提及的因素是肯定是contribute当前的局面的,然而仅仅是愤青,或靠少数有良知的先行者呼吁呐喊,确实无法一蹴而就。也许真的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软条件”(所谓意识层面的)远远不到位的情况下,“硬尺度”(即法律)不失为一剂良药,先规范环保标准以及约束人们行为,同时灌输和树立意识,前者是对症下药,后者则是终极理想了。

  6. shiz说道:

    boy… i dont think i can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trying to say here…
    i can give you m another blog add, just for fun : )
     

  7. Yi说道:

    这个问题似乎我想说的最多,不过又不知从何说起。海环条例制定已经进入实质阶段,初稿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大家辛苦的结果,但最终的送审稿却被改的面目全非。个中种种难以忍受的东西,不能多说,真的不能说什么,也说不清楚。。。
     
    记得看到环境质量公报时得惊恐,环境恶化得速度远比我感受到得要快得多,但是一个学法律并且正在做立法工作得人,却几乎不相信法律在目前社会具有某种实质性的权威,尤其在协调利益关系时得“重症肌无力”,这是法学界得悲哀还是整个社会得悲哀?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能相对得稳定和谐,根本在于他有强大得宪法,宪法是协调各类利益冲突得根本原则,是全社会认可得。而在国内,没有,宪法成为众法之中最最无力得“根本大法”,他不过是个政治标志,而非法律根基。所以,对于靠法律解决现实问题得想法,或许几百年后得中国可以,但目前不报幻想。
     
    环保总局的老师给我们培训时说,这是一个以物质利益为中心的时代,社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个人以票子,房子,车子为标准,道德在哪里?良心在哪里?责任在哪里?美国的朋友说的对,眼下的中国不是一个鼓励善行的社会,各人扫好门前雪,泥菩萨过江保的了自身就不错了。
     
    有一点欣慰的是,中央政府的立场还是非常明确的,只是种种政策在执行时被化解掉,甚至被异化。自上而下的改革多半是能成功的,只要改革者有决心,有恒心。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期待能有一个开明而强有力的执政领导集团。
     
    说白了,环境恶化的问题是,要钱还是要命?大家都要钱,于是把下一代人的命也搭上了。

  8. Yi说道:

    另外,似乎xys最近的连接很不稳定,我几乎无法从xys连到这个空间上,是不是未知主人修改了阅读权限?

  9. 说道:

       回Mrs. ee, 我没有改这个blog的阅读权限,她始终是公开的。
       在我看来,追求物质利益绝对是正当的,前提是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如果一个社会大众的物质条件大幅提高,教育水平,道德水平一般(这是说通常而言,从整体而言,不是绝对)总会相应的提高,这一点我们的古代贤哲像司马迁等都有所意识。在现在大家的物质生活条件有限的情况下,立法和执法将至为重要。同时,教育也要恰当的引导孩子们。改变大众对环境问题的漠视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但如果我们能实在的付诸行动,应该能一步一步的改变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