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存废—相隔百年的论争

      最近网上热论中医存废。自己本来只是对中医抱怀疑态度,现在借机浏览了一下各种“废医论”“存医论”,觉得远离中医,势在必行。我也凑凑热闹,随便胡侃几句。
      一百年一轮回。1879年俞樾首先发难,发表《废医论》,主张废除中医。1914年汪大燮以国民政府教育总长的身份提出废止中医中药。1929年俞云岫以中央卫生委员的身份再次提出全面废除中医,结果其议案因为当时中医界反对激烈而无疾而终。其后大半个世纪,间有有识之士激烈批驳中医,像老色鬼李敖就曾撰文揭露中医的错谬。老态龙钟但仍然“博大精深”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中医虽然得到了国家宪法的保护(宪法21条:“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但还是日薄西山,日趋式微。从业人员与日俱减,专业诊所越开越少。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两千年的传统观念在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大多数人还是坚信中医是有效的,更是我们民族珍贵的传统文化遗产。现在,一百年余年后,1998年开始,“数典忘祖”的方舟子等人又重新点燃批判中医中药的战火。今年中南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研究所的张功耀教授先是发表《告别中医中药》,后是发起“征集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公告”,大有不废中医誓不罢休之势。现在中医存废又是网上的一大热门话题。
     奇怪的是,现在的告别中医中药论争似乎跟一百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废医”运动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当时是“自上而下”,国父孙中山 ,国民政府教育总长,中央卫生委员,行政院长(汪精卫)等等政府大员坚决反对中医,要求废止中医中药。外加一批文化精英,学术大师为之摇旗呐喊,如大名鼎鼎的梁启超,鲁迅,胡适,傅斯年等人。现在的论争却还是“民间运动”。方舟子,罗永浩,张功耀这些“废医”旗手都是“处江湖之远”的民间人士或声名不彰的教授学者。而官方(卫生部)的态度却与其一百年前的前辈截然相反(“……我们坚决反对这样的言论和做法。”),完全是竭力捍卫我们民族“国粹”(是否真心不得而知)。也不见什么文化界的名流大腕大师出来给方舟子等人说话,不过也难怪,现在虽然“大师”头衔满天飞,也不知当中有几个能在梁翁,鲁翁面前也可以理直气壮的称谓“大师”—兼俱他们的学识,良知和勇气。一百年沧桑,我们在五四先驱开拓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路上到底进步了多少?这颇有点令人唏嘘感叹。
     许多人一听“废除中医”,第一反应就是“数典忘祖”,丢了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文化精粹。传承千年的东西有很多,并不是所有的都要沿袭保留。像“男尊女卑”,缠小脚,废了它们我想不会有人叫嚷嚷“数典忘祖”。同样的,违背科学甚至反科学的东西我们也要弃之如敝履,像算命卜卦风水等迷信。医学跟别的文化遗产,像书法,装裱艺术,刺绣扎染等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关乎人的健康性命,必须严肃慎重对待。古美索不达米亚,古希腊一直到中世纪欧洲的医学可能也就跟我们的中医相去不远,都是草本医学,完全凭经验,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可是现代医学兴起后,他们很自然的就抛弃了自己传承了几千年—比中医可要长的多—的传统医学。而他们不使用传统医学并不是说他们就把自己的历史忘了。希波克拉底的煌煌巨著安放在博物馆里,盖仑的功绩也永不可磨灭。大家仍然津津乐道于古希腊先贤的智慧和对医道的探索—尽管他们对病理的看法大多是错的。可唯独中国人似乎比较“认死理”,不仅把一千多年前的哲学玄学般的医书奉为圭臬,还继续用来对病人施治。现代医学进入中国已有近两百年的历史,我们还是把祖宗那一套当宝贝一样,不仅抱着不放,还不许别人批评。其实我觉得很多人其实自己已经抛弃了中医(因为他们自己有病知道打针,手术,吃西药),但却要拼命维护中医。为什么?因为他们要靠它骗钱,骗名声,骗地位。其虚伪险恶实在令人不齿。鲁迅说:中医不过是有意或无意的骗子罢了。方舟子补充道,鲁迅那时,中医恐怕多是无意骗人,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那一套不是那么灵光,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中医则多半是有意骗人,因为他们大多明知道有真正有效的治疗手段却还要装模作样的骗人钱财,更贻误病情以至损害病人健康。媒体新闻里那些捍卫中医的教授专家,真不知他们是在言不由衷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是真心实意地相信中医。如果这些个人的虚伪只能危害少数人的话,那么国家卫生部也如此利益至上,后果则不堪想象。而事实是,卫生部在没有经过严格的动物实验,临床试验的情况下批准了那么多有强毒副作用的中成药,像牛黄解毒丸,龙胆泻肝丸,安宫牛黄丸,鱼腥草注射剂(我小时候好像还用过,汗!)等等。堂堂一国卫生部竟然如此不负责任,视十几亿国民的生命健康为儿戏,实在令人愤慨。
     以现代的分析检测手段来研究中草药中的某些有效成分可能才是现在亟待发展的。东瀛日本学了千余年的“汉医”,结果一百多年前就彻底的弃之不用。现在专心致力于提纯某些草药中的特定有效成分,并科学系统地鉴定化验,取得很多成果。废除中医的应用,我觉得恐怕也不是朝夕之功。但有一点,我觉得中国的中医药大学实在没必要存在下去。现代医学研究我们已经落后了,哪里还经得起浪费这么些钱开办自欺欺人的中医药大学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医科大学里成立一个“草本药学”的专业,专攻天然植物有效成分的分析研究。另外给孩子的教育中实事求是的客观的讲述中医的历史,不能再夸大其词,信口开河的吹嘘,让孩子从小就错觉中医是多么的神奇有效。这样慢慢的让人们不再迷信中草药。其实,改变人们对中药,古方和偏方的迷信对保护自然环境,生物多样性也是很重要的,其中一点就是珍稀动物入药的问题。许多中医方剂里都有动物成分,包括珍稀濒危动物。而人们对野生动物治病有奇效的迷信是导致如今盗猎猖獗的重要原因之一。前几天在这里的报纸上看到最新的对印度孟加拉虎的报道。作为全球最大的野生虎拥有国,印度野生虎已经不足两千只,有专家认为可能已不到一千只。而全世界野生虎已经不足三千只。尽管各国政府严禁盗猎野生虎,可是高昂的利润不断让盗猎者铤而走险。亚洲人(多数华裔)对虎骨,虎鞭等等的荒谬绝伦的迷信,让如此壮美奇妙的生物濒临灭绝,这实在非常,非常,非常的遗憾。不仅是野生虎,还有犀牛,鹿角,熊胆,穿山甲等等,不少人都迷信能入药而且药效神奇,并不惜高价求索。至今还有什么老中医,专家竟然振振有词的引《黄帝内经》为据,鼓吹野生动物的药用价值,宣扬“合理利用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实在令人齿寒。以一部分人毫无依据并且毫无功效的幻想和迷信而毁灭大自然亿万年进化的生命,这不啻为一种罪恶。不仅是以科学的名义,更是以大自然的名义,以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环境的名义,我们的确应该告别中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乱语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中医存废—相隔百年的论争

  1. Yi说道:

    Miss ee is back.  在新语丝给我的邮件里居然看到了未知同学的大作,赶紧来看看。好久不见啦。:)
     
    说一下我的看法:中医是国粹,绝对不能废。
    每天看方舟子及其同僚在新语丝上大放厥词很是不爽,无奈上不了新语丝,只能看不能驳,借未知同学这里,发发牢骚。
    那些乱七八糟的考证我就不说了,向来立言著说都是各取所需,如果不能为方某人所用,他也不敢拿出来讲。若要拿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更是应了他中医是“谣传”结果的谬论。说说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6岁那年,高一的深秋,先是冻了一把,受凉了;紧接着吃火锅,上火,然后变开始口腔溃疡,发低烧。于是上医院,挂水消炎,从青霉素到头包,再到先锋1234。仍然发烧,口腔溃疡的更厉害,连嘴唇都开始烂,冒脓水。不得进食,连喝水、说话都是成了问题。鼓楼医院、口腔医院、人民医院,都说是带状疱疹病毒,但每个医院的医生都没有办法把这病毒灭掉。最后一个医生说,如果再不能消炎退烧,到最后就是败血症。看来西医没什么特效办法,你们还是去中医试试吧。于是,转院到省中医院,正赶上甘祖望(何许人?google一下吧)坐堂,问了几句,看看嘴和口腔,开了方子,不多,就三副,嘱咐吃完了再来复诊。于是回家,第一天吃完就不怎么疼了,三副下去,已经基本可以正常的说话吃东西了。之后复诊,换了方子,开了7天的量,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回学校了。前后1个多月的时间,西医折腾了3个星期,而且越来越严重;中医1个礼拜搞定,我不想说中医有多么神奇,至少对我很有效。
    换个例子,我老公。大学快毕业那会儿,赶上南大百年校庆,累了之后受凉。然后开始发烧、咳嗽。去西医,挂水消炎,4,5百块钱下去,越发的厉害。老公说还是看中医吧,他家在广东,说小时候也咳嗽的很厉害,最后也是中医看好的。仍然去了省中医,找到的陈国丰,甘祖望的嫡传弟子。诊断出来是球状疱疹病毒。同样的,3副药下去基本没事,再换方子1个礼拜痊愈。
    很不能理解,方舟子等人怎么把废除中医这股邪风刮起来的。这些人受过中医的毒害?抑或家人被中医耽误过?科学的实验精神到哪里去了?没有好好研究过中医的医理药理,随手抓点遗老遗少的只言片语,就要废这个废那个。这哪里是尊重科学?根本就是打着科学的幌子,亵渎科学!
    把中医跟江湖游医相提并论更是有些无耻!哪种社会共同体里不存在分层?中医里有江湖骗子,西医里难道没有赤脚郎中?
    再说一个例子吧,这几天唇炎厉害了,省中医也没什么好办法。我妈妈一个朋友拿来一个偏方,说是祖传秘方,黄色粉末。我也将信将疑,抹上去,1夜过来便好了许多。老公不解,拿到实验室去分析,结果出来只是很普通的几样东西,但合在一起却有神奇的功效。于是把结果给医生看,医生试着自己配,虽然效果差了一些,但至少算是有效了。
    我无意说服相信西医的人,变成中医的Fans。只是觉得,做一个科学家应该保有对于科学忠贞不二的信仰。科学的精神在于相信一切都可以被解释,换句话说,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花些时间去了解中医为什么能够治病,比在互联网上叫嚣废弃中医有意义的多。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不光是对中医的正确态度,更是对待所有事物的态度。
    老公老说,理科生往往比文科生更浮躁,以前不觉得,现在深刻感受到了。方舟子之流,还是少写些字,多做些实验为好!
    说一下我的看法:中医是国粹,绝对不能废。
    每天看方舟子及其同僚在新语丝上大放厥词很是不爽,无奈上不了新语丝,只能看不能驳,借未知同学这里,发发牢骚。
    那些乱七八糟的考证我就不说了,向来立言著说都是各取所需,如果不能为方某人所用,他也不敢拿出来讲。若要拿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更是应了他中医是“谣传”结果的谬论。说说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6岁那年,高一的深秋,先是冻了一把,受凉了;紧接着吃火锅,上火,然后变开始口腔溃疡,发低烧。于是上医院,挂水消炎,从青霉素到头包,再到先锋1234。仍然发烧,口腔溃疡的更厉害,连嘴唇都开始烂,冒脓水。不得进食,连喝水、说话都是成了问题。鼓楼医院、口腔医院、人民医院,都说是带状疱疹病毒,但每个医院的医生都没有办法把这病毒灭掉。最后一个医生说,如果再不能消炎退烧,到最后就是败血症。看来西医没什么特效办法,你们还是去中医试试吧。于是,转院到省中医院,正赶上甘祖望(何许人?google一下吧)坐堂,问了几句,看看嘴和口腔,开了方子,不多,就三副,嘱咐吃完了再来复诊。于是回家,第一天吃完就不怎么疼了,三副下去,已经基本可以正常的说话吃东西了。之后复诊,换了方子,开了7天的量,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回学校了。前后1个多月的时间,西医折腾了3个星期,而且越来越严重;中医1个礼拜搞定,我不想说中医有多么神奇,至少对我很有效。
    换个例子,我老公。大学快毕业那会儿,赶上南大百年校庆,累了之后受凉。然后开始发烧、咳嗽。去西医,挂水消炎,4,5百块钱下去,越发的厉害。老公说还是看中医吧,他家在广东,说小时候也咳嗽的很厉害,最后也是中医看好的。仍然去了省中医,找到的陈国丰,甘祖望的嫡传弟子。诊断出来是球状疱疹病毒。同样的,3副药下去基本没事,再换方子1个礼拜痊愈。
    很不能理解,方舟子等人怎么把废除中医这股邪风刮起来的。这些人受过中医的毒害?抑或家人被中医耽误过?科学的实验精神到哪里去了?没有好好研究过中医的医理药理,随手抓点遗老遗少的只言片语,就要废这个废那个。这哪里是尊重科学?根本就是打着科学的幌子,亵渎科学!
    把中医跟江湖游医相提并论更是有些无耻!哪种社会共同体里不存在分层?中医里有江湖骗子,西医里难道没有赤脚郎中?
    再说一个例子吧,这几天唇炎厉害了,省中医也没什么好办法。我妈妈一个朋友拿来一个偏方,说是祖传秘方,黄色粉末。我也将信将疑,抹上去,1夜过来便好了许多。老公不解,拿到实验室去分析,结果出来只是很普通的几样东西,但合在一起却有神奇的功效。于是把结果给医生看,医生试着自己配,虽然效果差了一些,但至少算是有效了。
    我无意说服相信西医的人,变成中医的Fans。只是觉得,做一个科学家应该保有对于科学忠贞不二的信仰。科学的精神在于相信一切都可以被解释,换句话说,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花些时间去了解中医为什么能够治病,比在互联网上叫嚣废弃中医有意义的多。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不光是对中医的正确态度,更是对待所有事物的态度。
    老公老说,理科生往往比文科生更浮躁,以前不觉得,现在深刻感受到了。方舟子之流,还是少写些字,多做些实验为好!
     
     
     
     
     

  2. Yi说道:

    不好意思多发了一遍。再说个无聊的事情,据我所知,我们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保健医生,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中医世家。嘿嘿

  3. 说道:

    Mrs ee 也可以直接向新语丝投稿啊。 我其实是基本赞同方舟子的意见的。
    立论各取所需,这句话大体没错。但是如果反方的论据站不住脚,没有科学依据,那取不取关系倒也不大。
    “中医为什么能治病?”你先入为主的以为中医的的确确就是能有效的,可重复的,可控制的治疗许多病。不错,中医是能在某些情况下对某些疾病有效。但中医自身就不能对此做出合理的解释。我必须承认,我对中医理论了解有限,不过就我所知,当今还没有一个疾病的病理是能用传统的中医理论来解释的。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中医理论有任何的现实基础。而且,这些中药方剂成分如此复杂,如何能进行质量控制,如何保证可重复性,如何保证其中没有有毒或强副作用的成分呢(现在已经发现并证实许多传统的中药含有有毒物质,而抱中医者要不矢口否认,要不视而不见)?可是正规的现代医药都是经过科学的,严格控制的动物实验,临床测试,对其有效性,毒性,副作用都有详尽的了解。科学家们对其作用机理(包括治疗作用和副作用)大都理解到分子水平。所以能比较准确地控制其使用。想想看,曾经的重症,绝症,如肺结核,天花,小儿麻痹症,伤寒,疟疾,白内障,甚至白血病和少数癌症等等等,我们能有效治疗或是免疫,靠的是什么呢? 是现代医药啊。中医治了两千年,不是一无所成吗?现代医药不仅能有效的治疗,而且非常清楚每一个治疗的机理,以至于其中涉及的每一个分子的作用都正在被一步步慢慢的阐释清楚,而每一个药物的局限性,副作用都明确坦诚地注明,并进行讨论研究。相比于中医的顽固和盲目的自负之下,现代医药不是更为客观,更为实事求是吗?
        对你所举的自己的例子,我完全相信。可是我所接受的训练告诉我,对于任何的疾病的治疗,个案是没有说服力的。上面我说的科学的严格的测试就包括一系列的,一定规模的,可控制的,有对照的,多次可重复的样本测试,并进行严谨的统计检验。只有这样才能下结论,某一治疗是否有效,有效范围,副作用如何等等。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错,中草药中的确有一些极有价值的有效成分,值得我们下大力气去开发研究。但所用的方法也是遵循现代的科学手段。其实中国现在有很多地方都已开始这样的研究,就在这方面,我们已经远远落后于近邻日本,我们不是应该加紧对中草药特定有效成分的科学开发,放弃毫无根据的传统中医吗?

  4. 说道:

    另外,我想遗老遗少都通常该紧抱中医才对,所以不明白Mrs ee 说的“遗老遗少”何所指?该不会指梁启超,鲁迅,胡适等人吧?他们都是反中医的。但要说他们这些五四先锋(梁算是变革先锋),文化大师(我想他们戴戴“大师”的帽子大家应该不会有意见)是遗老遗少怕是大家都有大大的意见了。

  5. Yi说道:

    我晕了。未知同学的话越发的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正规的现代医药都是经过科学的,严格控制的动物实验,临床测试,对其有效性,毒性,副作用都有详尽的了解。科学家们对其作用机理(包括治疗作用和副作用)大都理解到分子水平。所以能比较准确地控制其使用。”难道中医就因为没有做毒理测试,就得被废?或者这么说,因为不知道(注意:是不知道而不是无法知道)中药所含成分于是,就否定中药治病救人的功能?这是什么逻辑?不知道成分不会测吗?难道西医明确了化学成分,说明了有副作用,就够了?西医可是出了名的副作用大,经常还能在说明书上看到,其他副作用不祥的字眼。难道测出了成分,标明了副作用,就能证明西医没有副作用?检测本身根本无法改变药的性状,不过让人明白,这药到底是什么而已!
    西医用副作用大来攻击中医更是可笑!谁都知道,西医的副作用远比中医厉害的多。西医不是自诩能治癌症吗?可笑的是,很多癌症病人根本不是死于癌症本身,而是死于抗癌药物的副作用,比如肝肾功能被严重破坏,免疫系统失灵,等等。当然,西医可以又说这是个例,可西医的临床实验不也是一个个个例积累起来,得出来的一个百分比吗?没有个例,西医也同样是没有意义的。更何况,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个例了,我在省肿瘤医院几个月的时间,癌症病人术后康复的化疗,根本就是在吃毒药,连医生自己也承认,化疗根本就是一个左右手互搏的残忍方式。除了化疗,还有放疗,更是西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最好证明。许多病人化疗后身体刚刚恢复一些,被医生要求做放疗,结果,癌细胞没照死几个,正常细胞全没了,到最后,人消瘦的就跟集中营出来的一样。
    西医是把副作用列明了,可那又怎样?因为有副作用难道就不用了吗?这和中医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因为副作用列明了,副作用就会小一些吗?治疗的效果就会好一些吗?
    身为没有专业只是的民众,要看的不是一组组数据和一些看不懂的名词概念。民众要看的是治病的效果,无论西医中医,只要安全有效,都应该被用于实践,怎么能因为一些无聊的门户之见而废除呢?
    “我对中医理论了解有限,不过就我所知,当今还没有一个疾病的病理是能用传统的中医理论来解释的。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中医理论有任何的现实基础。而且,这些中药方剂成分如此复杂,如何能进行质量控制,如何保证可重复性”对于可重复质量控制的问题,我觉得这实在好笑。 如你所说,中医理论不说博大精深,至少中医学生9年才能毕业也说明,中医理论是庞杂厚重的。决不是读几篇论文,知道一些DNA就能明白的。我想说得是,中医和西医的理论根本完全不同,差异在于两者思维方式的不同。简单的说,西医是线性思维,而中医是发散性思维。西医讲究局部安全,中医讲究整体协调。所以,要求中医象西医那样,按照西医的理论体系,建立一整套类似质量控制,可重复性的标准,根本就是野蛮霸道的。因为在中医理论中,根本没有可重复性这种概念存在。中医讲的是因人而异,不同得人用不同的药,同样的人,不同的状态下用药也不同。甚至,一日三时,同样的人也要用不同的药。在这种理论体系下,要求药物的可重复性,不是显得很可笑吗?
    规根到底,西医完全没有真诚的学习,了解中医,而只是抱着中医乃巫医之后的偏见,对其不屑,然后妄加判断。当然需要指出的是,抱有这种想法的西医,多半是中国的西医。我工作范围内就接触了好几个美国大学的医学院教授,非常真诚的想要了解中医。而FDA对于中医的禁令,也有开禁的趋势。美国人懂得尊重不同的文明成果,中国人呢?生物学上不是会讲生物多样性的概念吗?社会学上不是会说文化融合的概念吗?医学上不是也有医学无绝对吗?
    中国的所谓学者都怎么了?出去了一趟,怎么回来都把自己当外人了?
    最后,再说说遗老遗少的问题!未知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查查五四先锋们是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下提出反对中医的!当时的中国是个什么样的社会现实!反中医的前提是什么,是德先生和赛先生!反中医的真正内涵是什么!是彻底否定中医的治病效果还是否定神棍?!反中医的目的是什么?!五四先锋们不光反中医,还反文言文,是不是我们应该也把古汉语扔了?学学英语和白话就够了。五四反的东西,我们怎么能不反呢?
    天哪!21世纪的受过高等教育的所谓学者,居然用断章取义这种手法来蒙蔽大众。看来政府屏蔽是有道理的!当然,我非常愿意相信未知同学是处于不了解这段历史才搬出五四先锋们!
    不再说什么了,庆幸国内能看到这些的人不多。现在知道为什么很多学者,包括海外学者,甚至一些外国学者对于方舟子都报以负面评价了。断章取义,哗众取宠,泯灭良心!可怕。

  6. 说道:

         呵呵,Mrs. ee 怎么这么激动呢。我想你大可询问一下你先生,他好像是学理的吧。对于药物的检验控制,其中的复杂度,难度,所需的时间和人力财力,他应该可以跟你详细解释。现代医药是坦诚承认副作用和药物的有效范围,并加以控制和研究以减小其副作用。大多数中医连自己有副作用都没有勇气承认。
         Mrs.ee 对现代科学明显有很多误会和偏见,“西医是线性思维,而中医是发散性思维。西医讲究局部安全,中医讲究整体协调。所以,要求中医象西医那样,按照西医的理论体系,建立一整套类似质量控制,可重复性的标准,根本就是野蛮霸道的。因为在中医理论中,根本没有可重复性这种概念存在。” ,这样的论断,我感到无法回应(当然也可能是我水平太臭了,呵呵),因为我们似乎失去了一个共同的讨论基础。只想重复一下,“西医的理论体系”准确说是“现代医学的理论体系”,它是建立在现代科学上的。他不仅仅是“西”,科学原理无国界,现代科学是全世界的,包括中国。在它之外,没有一个独立甚至对立的“中医学”。如果中医不能符合现代科学的原则,那也只能称之为“不科学” 或“反科学”了。如果保中医论者要用“中医科学”,大可以给出它符合科学原理的证据,只要有这样的证据,我绝对义无反顾的支持它。
         对于五四先锋们的话,不知Mrs.ee认为方舟子们断章取义的证据是什么?还请赐教。其实退一步说,中医存废与否,最终决定于它是否是科学的,而不是决定于几个人的话。(对了,我觉得这些人反文言,反的是日常使用文言,并非一把火把古书都给烧了。看看现在,你我不是都不再用文言打口水仗了吗?可是我觉得我还是勉勉强强能读懂多数文言文的。)
         最后声明一下,我为我是一个中国人而骄傲,热爱汉语言文化。但作为一个生物学学生,我同样相信科学的原则。

  7. 说道:

    废除中医,其实只是不再用中医那一套去给病人施治了。只不过把它放入博物馆好好的保护起来,让人们在学习中国历史的时候也了解中国传统医学—中医发展的历史和对中国社会文化思想的影响。其实也有点类似文言文,不再用它了,但我们仍然对它要有所了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