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奥登堡—大自然的行吟歌者

    
     “地球生命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的行动。很多的个人正在做着他们力所能及的事。但是,只有当我们整个社会,我们的经济体系以及我们的政治决策有了根本的改变,我们才能取得真正的成功。我感到无限荣幸,能在我有生之年亲身领略到大自然造就的最辉煌,最伟大的奇观。毫无疑问,我们都有这样的责任,将一个健康的,适合所有生物种类生存的星球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
                                                              ——大卫.奥登堡

 

      我有两位同住一层的室友,一位是日本来的麻醉科医生Akihito,他是我的“酒友”(此非酒肉朋友之“酒友”,乃“以酒会友”,借酒消愁之意也)。另一位是印度来的精神病医师Ajit,他则是我的“论友”,此“论”当是高谈阔论之意也。Akihito 同学限于英语口语水平,一般来说我们谈谈杯中物和颜如玉也就差不多了。Ajit同学在英国呆了好几年,举手投足颇有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同时他又是个博览群书,知识渊博又喜欢神聊胡侃的“万事通”,恰好我是个什么都好奇却又会的多,通的少,“好读书不求甚解”的半桶水。于是我们在一起常常是不着边际的从精神疾病聊到宇宙进化,又从当今的一代“昏君”美利坚总统小布什吹到两千年前的一代圣主孔雀王朝阿育王。他向我推荐了许多在他看来是英语世界(专业科学界以外)第一流的人物,在这当中我最喜欢(甚至有点崇拜)的当属大卫.奥登堡(David Attenborough)。
      我小时候是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小镇里,到初中时,家里也就是守着一台又小又破的黑白电视机。当时唯一能看到的野生动物纪录片就只有中央电视台周末(好像平时也有)放的《动物世界》系列片。丰富多彩的动物世界还有赵忠祥富有磁性的声音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才知道大部分《动物世界》的节目都是购进国外的纪录片,再重新撰写解说词,编辑配音。而大卫.奥登堡正是自然历史纪录片,包括野生动物纪录片,制作的先驱之一。
      1952年,26岁的大卫.奥登堡向BBC广播电台投了封求职信,结果却不幸被拒了。然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他的简历引起了BBC电视分部脱口秀节目制作人的兴趣,于是他意外的到了电视台工作,从此开始了他至今54年的电视主持人生涯。刚进入BBC工作他很快就崭露头角。1954年BBC播放了一部他和同事为伦敦动物园爬行动物馆到非洲和印度尼西亚捕捉野生动物的纪录片,《探寻动物园》。27岁的大卫充分的展示了他的机智,幽默,敏捷以及对野生动物狂热的喜爱。其中有一段我觉得最有意思。大卫和摄制组一行在西非丛林里穿行。突然前方一群七八十个土著人手舞大刀长矛,气势汹汹地向他们走来。摄制组全体人员包括大卫都吓得面无土色,估计都在嘀咕,今天我们算是玩完了。当土著人走近时,大卫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他竟然迎上前去对领头的土著人伸出右手,说道“How do you do!”,那个土著也令人惊讶的和他握手回答道“How do you do!”。原来他们这样看似来意不善的举动是他们部落特有的欢迎客人的仪式。大卫后来回忆说他当时也是汗流浃背,却惊诧莫名。之后他在BBC的事业如青云直上,1965年,年仅39岁的他成为了BBC二台的台长。1967年他第一个在英国引入了彩色电视节目。1972年,他已经处在管理最高层——BBC一台和二台的节目总监。就在这时他却急流勇退,辞掉了所有的管理职务,回到了自然历史电视节目的制作。当有人问他为什么时,他说过这样的话:我都还没有见过加拉帕戈斯群岛呢!自然生物的不可抗拒的无穷魅力让他重返自然历史纪录片的工作。而全世界的观众将有幸分享地球生命的奇迹。
      1979年他策划,撰稿并实地实时主持的“生命三部曲”的第一部《地球生命》(Life on earth)在BBC播出。这是一部自然历史纪录片制作史上划时代的作品,不论是在不同野外环境下的特别拍摄技术,节目制作还是对生命世界的考察深度广度上都具有突破性的贡献。它通过对全世界各个地质时期的典型生物的拍摄涵盖了地球生命进化的整个历程。之后他花费了十年的时间精心制作第二和第三部《活着的星球》(The living planet) ,《生命的考验》(The trial of life)分别考察了地球的变化万千的生态环境和动物的多姿多彩的行为。“生命三部曲”之后他又开始了更为雄心勃勃的摄制计划“生命系列”,对地球生物进行分门别类的细致描述,分为极地动物(Life in the freezer),植物(The private life of plant),鸟类(The life of birds),海洋生物(The blue planet—seas of life),哺乳动物(The life of mammals),陆生无脊椎动物(Life in the undergrowth),爬行类和两栖类(Life in the cold blood)。同时他还主持或解说了十余部自然历史相关的节目。美伦美奂的影像效果,加上大卫热情洋溢,妙趣横生,精彩纷呈的实地解说和亲身演示让他的节目成为最成功的自然历史纪录片。史诗般宏阔壮美的《蓝色星球—海洋生命》的播出正好在911事件之后,许多人认为这部鸿篇巨制给当时恐惧惊慌的英美观众带来的难以言喻的精神安慰。据说他的自然节目全世界已有5亿电视观众观看,可惜好像中国电视台没有播放过。
      今年大卫已经80岁了。耄耋之年的他仍然是老当益壮,现在正积极准备他的下一个“生命”系列纪录片—描述爬行类和两栖类动物的《冷血生命》(Life in the cold blood)。该片的摄制预计将耗时三年时间,到2008年面世。他还表示在这一部主要作品问世之后他仍将继续参与一些小的短期的节目制作。作为公认的世界最知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之一,杰出的自然博物学家,自然纪录片制作的先驱,他同时也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旅行路程最长的人,他几乎亲身探索过地球上已知的所有生态环境。无论是冰天雪地的南极还是酷热炙人的火山口,从荒芜凄凉的非洲撒哈拉沙漠到生机盎然的南美亚马逊热带雨林,也不管是下到神妙莫测的水底世界还是上到50米高的丛林林冠,他总是出现在大自然千姿百态的造化结晶的旁边,气喘吁吁但却是充满热情的,将生命世界的壮丽绚烂,生动而真实的呈现在观众面前。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节目主持人和自然博物学家,他不仅强调节目的可观赏性更强调的是向观众展示真实的大自然的美,不管那是人们一厢情愿的“温馨美好”,或是人为界定的所谓“残暴无情”,观者当可做出自己的判断。大自然不是温情脉脉的慈祥圣母,也不是残忍无情的冷酷暴君,她只是无动于衷的遵循着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她的魅力正是它的多样性,那演变生命无穷变幻的奇妙。正是对探寻自然生命奇观永不消减的激情,孩童般的好奇心和对地球大千生命的无穷热爱将他的每一句精彩的解说都化为献给了大自然的诗行——一位永不疲倦的大自然的行吟歌者。
    “在我看来,自然世界是澎湃激情最大的源泉,是视觉之美最大的源泉,是智慧兴趣最大的源泉。她是一切丰富壮丽的生命之源,正因如此,她让我们的生命值得体验,不枉此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大卫.奥登堡—大自然的行吟歌者

  1. Libin说道:

    虎编,我是尚立斌。有空常联系。shang_libin@msn.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