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真意—智慧快乐

 

       回jade mm的问题。前一章“虔诚快乐“里作者不过是为了说明宗教信仰快乐的生物学根源。而这个根源是相当基本的本能反应。虽然后来宗教教义中加入了大量的道德规范等等属于人类社会价值标准的东西,但也不改变其本源的属性。高层次的“自我超越”的快乐应该是大脑皮层进化到现在的最高阶段所产生的。这样说可能显得有点简单化了,但不失为一个有理有据的解释。大概Jade同学说的高层次的“自我超越”的快乐应该是下面一章“智慧快乐“吧。

智慧快乐

——智者

德斯蒙德 莫利斯  

未知 

       人类的大脑在漫长的进化历史中变得如此的发达,此致于它可以从自娱自乐中创造出快乐来。这样的游戏多姿多彩。可以是最微不足道的,比如纸牌游戏或者电脑游戏;也可以是最奥妙精深的,比如艺术创造和科学研究。有些人可能马上提出异议:所有这些活动都是有最终的动机的(赢得一场比赛,挣钱或者发展自己的事业等等),其实这些所谓动机都是副产品。这些“当务之急”都牵涉到复杂的思维,归根到底还是锻炼了我们的大脑,而这才是关键所在。

       科学研究正好说明这一点。对普通大众而言,科学研究好像都是精心设计的值得歌颂的美好事业,其最终目的是造福全人类。

       事实上,就像多数科学家都会承认的那样,科学研究的真正魅力在于把玩复杂艰深的智慧谜语。“造福人类”通常不过是为了有助于申请课题经费而作的自我宣传而已。提出新问题并找到新的答案,这样的智慧快乐才是进行科学研究的真正乐趣之所在。科学家们常常在做出新发现时体验到这种不期而遇的快乐。这个新发现或许会造福人类,也可能不会。就算它能造福人类,那也不过是个额外的奖励罢了。

       最伟大的科学发现常常不是来自于精心组织严密调控的应用性研究,而是来自于貌似消遣娱乐的为研究而研究的纯粹科研。政府的科研基金经常忽视这一点,结果是他们花了大笔的钱换来许多微小的科学进步,却错过了那些真正重大的课题。科学家们在独立自主地追寻梦寐以求的智慧快乐时才是他们最富创造力的时候。有时候他们或许并没意识到,也不管其本人愿不愿意,他们的思维游戏已经大大的改变了整个世界。

       艺术创造也不例外。最杰出的艺术成果不是来自于喧嚣浮华的商业艺术,而是来自于看似困窘潦倒的纯粹艺术。伟大的艺术家绝不会考虑自己的一幅画作会卖多少钱,或者会讨多少人喜欢。他们从根本上讲是在自娱自乐一种热情奔放的思维游戏,尽管他们可能多少也明白自己的作品不会受欢迎,甚至根本就卖不出去。

       梵高终其一生只卖出去了一幅画。然而在今天的拍卖会上,他的作品成为了有史以来要价最高的艺术品。他的创作不是出于任何终极的现实动机,而是来自于令其自我陶醉的思维游戏。面对每一幅新的画布,他的目标是让自己心满意足。大功告成之际,就是他享受最激越无限的智慧快乐的时候。令人遗憾的是,许多艺术家对自己过于苛求,以至于这样热烈的极乐时刻寥若晨星。但如果这一时刻真的到来,他们会感到所有的辛苦劳作,穷困潦倒都是值得的。

       爱好欣赏艺术品的人们如今有无数的机会体验强烈的美学快感。数不清的美术馆,展览和艺术作品可供选择。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放弃体会这种艺术的智慧快乐。对其他的艺术形式也是如此。譬如对我们称之为“音乐”的抽象音频模式而言,现代的录音放音技术让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享受音乐的快乐。

       就通常的不那么剧烈的室内游戏而言,大脑对益智游戏任务的定位是困难但并非高不可攀。因为游戏结果无关宏旨,这样我们就不会觉得过于紧张。有趣的是,这种益智游戏古已有之。考古文物告诉我们各种各样的棋盘游戏几千年之前就已经存在。例如,在非洲的狩猎采集部落中,当男子打猎归来,他们常常就从地上捡石子或者挖小洞,用一种计数和策略的数学游戏打发时光。这种史前的业余消遣遍布非洲。在埃及就发现了公元前1400年的早期石刻描述这样的游戏。今天我们在精心绘制的木质棋盘上玩耍。这种古老的益智游戏流行于数以百计的不同部落中,几乎有同样多的不同土著名称。但它通常被称作“曼卡拉”(Mancala.

        还有其他的古老棋盘游戏。比如从乌尔古城的皇家陵墓中发现的极其复杂的“二十正方形”(Game of Twenty Squares)游戏,已经有4500年的历史。西洋双陆棋的前身,思内特(Senet),也有4400年的历史。很难玩的日本游戏,围棋,据说最初是由生活在公元前2255年到2206年的叫“舜”的中国皇帝发明的。他是专门为了提高自己儿子的智力而发明的这个游戏。至今还很流行的西洋跳棋起源于公元前1600年的古埃及。

        毫无疑问,国际象棋是当今最为流行的棋盘类智力游戏。它已经煅炼了一代又一代人类最卓越的思维。国际象棋至少已有1900年的历史。已知的最早的棋士是最近在俄罗斯出土的一个公元二世纪的象牙雕塑。虽然它最初是为了演练军事战略而设计的(“将死!”的英文checkmate来自于阿拉伯语战斗用语“国王死了”Shab Mat ,但是人们长期以来将它当作一种纯粹的益智活动,再也没有终极的动机或者实际的应用。我们可以从每一个精巧,意外的走棋中获得强烈的快乐。这样的快乐除了棋局本身外完全没有任何现实的价值。

        许多别的室内游戏也是如此。比如西洋双陆棋(十一世纪),扑克牌(十六世纪),惠斯特纸牌(whist)(十六世纪),克里比奇纸牌(cribbage( 十七世纪) 桥牌(十九世纪,从惠斯特纸牌改进而来),鲁多(ludo(十九世纪一种西化的古印度游戏双骰游戏pachisi),拼字游戏Scrabble1931年发明)等等。有些人认为这些游戏纯粹是浪费时间,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他们的看法有失偏颇。它们不过是为了让棋手在一局好棋中体验强烈智慧快乐的工具。给这样单纯的活动附加过多的价值期盼,道德理想无疑会败坏它的乐趣。

       如同棋类游戏一样,猜谜语也带给我们体会相对轻微的智慧快乐的机会。它包括智力题,小问答,魔方(1979年发明),纵横字谜(1913年发明)。完成《时代》杂志每天的填字游戏已经成了成千上万人快乐的一个小来源,尽管他们很清楚,这不能带给他们任何冠军头衔或是经济收入,也没有什么终极的长期的目标。它不过是一个单纯的游戏,让自己和字谜制作人比试比试大脑才智罢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快乐的真意—智慧快乐

  1. EA说道:

    看不懂什么是快乐了。。。
     
    只知道有些东西,科学可以解释,却起不了作用。。。否则,许美静也不会发疯。。。如果科学真的有用,希望可以帮助她,回复正常的生活。。。
     
     

  2. 柳双双说道:

    人也可以通过药物手段来获得快感,快乐是什么,真得很难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