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真意

 

     介绍大家一本好书,希望我有限的中英文水平不会败坏了大师的佳作。

     德斯蒙德 莫利斯(Desmond Morris)是英国著名的动物学家,动物行为学家。他的研究领域集中于动物及人类的行为学。除了在学术领域取得丰硕的成就外,莫利斯博士更以一名杰出的科普作家和科普电视节目制作人的身份闻名于世。他撰写了三十多部专著,其中有不少是从一个动物学家的角度考察人类行为的科普作品,包括著名的《裸猿》(The Naked Ape),《人类动物园》(The Human Zoo),《亲密行为》(Intimate Behaviour: a zoologist’s classic study of human intimacy)等等。
      除了在生物学领域的成就外,莫利斯博士还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自1948年以来,他一直定期举办自己的个人画展。
       
      《快乐的真意》(The Nature of Happiness)是莫利斯博士2005年出的一本小书。在这本小册子里,他以一位动物行为学家的眼光考察了“什么是快乐?”这样一个古老但充满魅力也充满争议的话题。书的开篇第一句话是“一个肯定会让我不快乐的事情就是指导我怎样使我的生活更快乐。”这本书不是要告诉我们怎样求得快乐,而是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些快乐的源泉,其本质如何;告诉我们有哪些快乐可供我们选择,每一种的长处和短处,这样开阔人们的视野。我们可以据此做出自己的取舍,从而最大限度地获得属于自己的快乐。当然一个动物学家写出来的“快乐宝典”不会像我们想象中的一般讲述“快乐”的文章,写得或是花团锦簇,或是隽永精致,或是飘忽玄妙,难以捉摸。他对每一种快乐的描述解释都是基于严格的逻辑和推理,都有一定的科学研究基础。虽然对这样一个极受主观因素影响的,本身就没有定论的话题,我们不可能认同他的所有观点,但一名杰出的行为学家,生物学家的观点还是非常值得我们参考的。下面是这本书的最后一章,作者扼要叙述了全书的内容,对人类快乐类别做了个总结。
      
The nature of happiness
快乐的真意
德斯蒙德. 莫利斯 著
未知  译

        总而言之,我对快乐的定义是这样的:快乐是当我们感到生活中某种东西变得更好的时候体会到的一种突然的,喜悦的感情迸发。(按:全书是基于作者对快乐的定义所写,在书末他列出了数十种知名人物给出的不同的快乐定义。)理解快乐的关键在于,只有我们生活中的某一方面有了显著的提高的时候,快乐才以一种强烈的感情形式存在。这种“提高的瞬间”可以有许多形式,从重大的事件经历,比如自己的婴孩诞生,到一些细小的琐事,比如酷暑中的一杯冷饮。
       因为他与变化紧密相关,强烈的快乐感受注定不可持久,它总是转瞬即逝。当一个运动员赢得一项重大赛事之后,记者问他有何感受时,他们常说:“那一刻太不可思议,太激动了,真是意犹未尽呢!”他真正的意思是他还沉浸在急剧的快乐情感的洗礼中,此刻所有的理智分析——比赛成功的经验,对将来职业发展的预测等等都已被暂时扔到了爪哇岛。他还处于一种非理性的情感激荡之中。这样的精神状态正是我们所说的快乐。只有当他平静下来,他才能冷静理智的研究自己面对的新情况。同样的,当一个刚做爸爸的男人带着骄傲和狂喜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宝宝呱呱坠地时,他所有的理智分析,现实思考都被那一刻最激烈的快乐所取代。小孩将带来的烦恼—换洗脏尿布啦,一夜哭闹不得睡眠啦等等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很明显,快乐可以有许多形式,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获得。对有些人而言,实现自己心中的目标可以带来强烈的甚至是忘乎所以的快乐。可是有的人把他们的目标定得过高,以至于壮志未酬的遗憾会带给他们一生的失落感。但对于另一些幸运儿,因为他们合理的设定自己的目标,可以不断的从一些小的成功中获得快乐,积少成多,从而一生获得极大的幸福感。
       “目标快乐”的秘诀在于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天生不适于那种缺乏挑战,单调琐碎的生活。不可否认,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日常的杂务,但它们决不可以主宰我们所有的生活。我们必须将一部分精力花在一个更为长期的,有一个最终目标的追求中,这个目标必须合乎实际,既不太高也不太低,并适合个人的潜能。

        如果我们的正式工作本身是充满变化和挑战的,那我们非常幸运,或许不需要太多的特定个人“目标”来保持自己的快乐。可是如果我们的日常工作是单调乏味的杂务,缺乏任何长期的成就,或者我们因为种种原因被迫过闲适但无聊的退休生活,那我们需要在业余时间设计适合自己天赋的挑战,一种个人的奋斗目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体会到象征性追逐的激动,满足我们原始的部落狩猎者的天性。

      对那些生性好斗的人而言,胜利带给他们最大的喜悦。严肃重大的比赛可以轻易导致伤害性的损失,从而长时间抑制快乐。另一方面,这种能带给我们爆炸般的胜利喜悦的竞争动力可以用许多种温和的方式得以满足。这些温和的比赛不需要我们太把它们当回事。适度的体育竞赛或者游戏活动可以带给我们体验竞争快乐的机会,同时又不会带给我们太大的伤害。如果我们赢了,我们可以认为这个胜利意义重大。如果输了,我们也能轻易的说服自己,这次比赛结果其实无关紧要。这种看似自欺欺人的“双重思考”在真正重大的竞赛中恐怕难以实现,但却能在小型比赛中轻易的实施。这样就能大大的增加我们体验竞争快乐的机会。

        与竞争快乐截然相反的是满足我们原始的合作欲望的快乐——对所有部落成员,尤其是对自己后代的互助互爱的喜悦。许多道德教育家们常常贪天之功为己有,认为是他们的道德教化提炼出了人类的仁慈友爱。实际上,这是一种人类的基本天性,对此我们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进化史。
        对伴侣,对子孙后代的爱意带给我们最为炽烈的快乐。可是那些在爱情或家庭中遭遇不幸的人却明显缺乏这样的喜悦。对此,将爱意献给这些亲人的替代品可以聊作弥补。宠物,像小猫小狗等,恰好填补了这样的空白。它们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孩子替身,并可能满足人们对合作快乐的渴求。正因为宠物只不过是一种替身,有的人会因此嘲笑那些亲切称呼宠物“宝贝儿”,“乖孩儿”的人,这明显是不公平,不明智的。
         还有的人在寻求合作快乐的征途中找到另一个目标——慈善事业。病痛的,贫穷的,饥饿的人们无助的号喊带给那些幸运者满足自己合作欲望的机会。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急需帮助的人或动物,以至于每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提高自己合作快乐的机会。
     
        因为我们本质上仍是一种动物,所以尽管我们异乎寻常的聪颖智慧,我们仍然会对最原始的肉体刺激,如性,食物,饮料和身体舒适反应强烈。我们拥有和其他动物一样的原始快感。这个事实反倒让许多人在发现自己沉醉其中时会感到羞愧。这种愚蠢的看法部分源于几千年的宗教教条。他们一方面把动物贬得一文不值,一方面把人抬高到一个虚幻的神台。人类就此被认为拥有一种所谓“灵魂”的东西;动物,毫无疑问,是没有这种玄妙的物什的。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不仅导致了几个世纪的动物虐待,更产生了这样的怪论:认为任何人类同其他动物共有的特性都是可耻的,低贱的。尽管达尔文的进化论已是公认的真理,这种宗教幻想中的人和动物具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至今仍然阴魂不散。
        正因如此,许多人一旦发现自己不可抑制的沉溺于一些重大的(甚至一些细微的)肉体快乐中时,就会感到某种愧疚不安萦绕心间,挥之不去。因此提高感官快乐的唯一方法是认识到这种负罪感的根源不过是过时的原始迷信带来的不必要的自责和恐惧,进而将自己从中解脱出来。
        如果你不能从这些古老的教条中解脱出来,没关系,还有另一个快乐的来源。那就是从我们发达的大脑皮层深处,从对智慧的追求中寻找快乐。这样的智力挑战可以是寻找解决宇宙奥秘的方程式,也可以是简单的智力游戏,比如猜谜等。
       对那些日常工作不是那么充满脑力挑战的人而言,现代社会提供了数以百计的电视频道,人们可以轻松的坐下来,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下来处于稍微对焦不准的模糊状态。对他们来说,大脑所需的智慧快乐可以轻易的从任何需要大脑记忆,分析,思考的活动中获得,不管这些活动有多么的简单或是无聊。定期的沉湎于这样的活动中就能维持大脑运转的需要,如同在健身房锻炼满足肌肉的需要一样。
   
       虽然我分别地讨论两种极为重要的快乐形式——感官快乐和智慧快乐,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它们并非水火不容。人类是如此的幸运,我们可以同时地充分享受两种快乐。许多人误以为追求感官快乐的人一定就是堕落,放荡,浅薄无知;而追求智慧快乐的人不可避免的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木讷书呆子,全然不解风情。事实上,许多伟大的思想家在追求个人肉体快乐上都是不可思议的活跃。历史上才情卓越的人物如巴尔扎克,拜伦,高更,肯尼迪,毕加索,司汤达,图卢兹劳特累克,威尔斯,王尔德等都是性欲极度旺盛的人。据说,巴尔扎克“就像大快朵颐丰盛的晚餐一般恣意享受情人们的性爱”。但他的文学创作却有着纪念碑式的伟大成就。拜伦是出名的纵欲过度。纵酒狂欢,乱伦,妓女,娈童,他可谓糗事做尽,声名狼藉。高更曾经因为他十三岁的情妇而被人揍得人事不省,最终不得不搬到南太平洋。在那里,根据他的自述“每天晚上都有狂野放浪的年轻荡妇袭击他的大床”。尽管如此,他仍然创作出了革命性的艺术巨作。
       肯尼迪总统曾经承认他每晚都必须要有不同的女人陪伴,而且最好同时有两个,否则他就会头痛欲裂。然而他却成为了20世纪最富有魅力的政治家之一。毕加索,他的朋友认为他是个性欲过剩的家伙。可是尽管他有数不清的情妇,他一生完成了一万四千副画作——对一个画家而言难以想象的高产。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司汤达,图卢兹劳特累克,梵高都大受妓女欢迎,且有其他的肉体纵欲,但他们都创作出了伟大的作品。很明显,一个增加我们快乐总量的途径是增加我们寻求快乐的来源。
       
       除了肉体和智慧快乐外,还有另外一种从韵律活动,如唱歌,跳舞,音乐中获得的肢体快乐。许多现代都市人毫无必要的放弃了这些活动,从而失去了这种独特的快乐源泉。部落居民极少犯这样的错误。任何一项对部落生活的研究都会发现丰富多彩的庆典,仪式,祭礼,其中包含了大量的吟唱,舞蹈,音乐等等韵律表演。有的时候,表演者是如此地全情投入如痴如醉,以至于让人觉得他们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当然我们不必要求如此极端,但这类韵律快乐是每个人都可以获得的。遗憾的是,人们的时间越来越多的花费在电视,电影,电脑屏幕前。这种快乐已是愈来愈少。似乎可以说,现代人获得幻像快乐正是以牺牲韵律快乐为代价的。

       还有些可怜的少数人,他们的快乐却是来自于痛苦,自我否定和清教徒式的严峻冷酷的生活。(按:主要指的是禁欲主义者和自虐受虐狂)另外有些人从惊险刺激的冒险活动中寻找快乐。对他们而言,快乐不是来自痛苦,而是来自成功的避免痛苦。
     
       就现代人所允许面对的危险而言,当代社会生活确是越来越逼仄乏味。社会领袖们总是竭尽全力向人们鼓吹“安全第一”的理念。虽然许多冒险运动看上去极不理智,但是它们的存在并非全无道理。有许多精心设计的极限运动,其中唯一可能受伤的只有参与者本人。即便如此,严格的社会规范仍然要求对这些运动充满警惕。如果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男子,天性就有冒险的嗜好(至少看上去如此),现代社会应当提供一些可以接受的方式满足他们的冒险欲望。这样可以避免他们异想天开,自作主张的发明一些极为危险的活动。政治决策者其实可以找到相对温和的冒险运动以提高人们的冒险快乐。

        另外有些都市人出乎寻常的习惯于全然不顾日常生活中的苦恼,而只看到其中最为激动人心的顶点。(按:这主要是指那些全身心沉醉于自己的事业而完全不在乎世俗杂务的人,典型的例子如爱因斯坦等)还有些人刚好相反,他们沉湎在生活的悲痛中不能自拔,快乐对他们而言仅仅是人生大悲剧中短暂的插曲。

        还有一个面对生活考验的方案,那就是在静坐沉思中求得内心平静。这是一种异乎寻常的冥想快乐。有的人认为要求的这种源自内心深处的冥想快乐,修炼者必须完全放弃自己的世俗生活,这是种误解。人们完全可能从偶尔片刻的平静沉思中寻找这种冥想快乐。对那些生活在过度拥挤,嘈杂,浮躁的都市中的辛苦忙碌的人来说,偶尔的平静沉思会带来难以言喻的愉悦和内心的宁静祥和。如果你觉得参加一个打坐沉思的修炼班有点“怪异”的话,你也可以独自寻求相似的境界。即使有时候你不过是洗个惬意的热水浴或是泡在游泳池里一动不动,让自己的大脑一时间停止运转而已。
    
       对那些完全不能面对现实的人,他们要不在毒品制造的幻乐中醉生梦死,要不躲在虚构的幻想世界中逃避现实。可惜的是,几乎所有的已知毒品在给人短暂的极乐体验后都会带来不可想象的伤害。或许今后人们会发明一种只会给人快感而没有身体依赖的新型“毒品”。令人惊讶的是,家猫早已达到了这一境界。她们仅仅在一盆香草(catnip)中滚来滚去就可以达到欣喜若狂的状态,但却没有任何的不良副作用。就此而言,猫儿们可比我们人类要先进多了。
     
      最后,一种独特的快乐来源于出乎意料的好运气。可是,其定义就决定了从技术上讲我们实在没办法提高这种快乐,除非我们大把大把的买体育彩票,指不定那天会吉星高照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快乐的真意

  1. lin说道:

    这两天在练习考研的英语阅读和翻译,有一种大脑分裂的感觉。读了未知gg翻译的《快乐的真意》,别的不敢说读懂多少,直觉是未知gg果真是拿读书和翻译为快乐了!是不是一个人若是在快乐中行事,就能将事情做得很好呢?
    至于以上的内容,我只能理解为阐释,固执地认为有些事情还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2. jun说道:

    说实话,这一部分内容并不如我期待的那么精彩~~
    恕我直言~~
     

  3. 说道:

          呵呵,实在是对不住Jun的期待了,我得致歉。我也并不认为这最终章比他前面的分别谈论不同快乐写得精彩。但即便是前面的章节也是基本上用推理分析的研究方法写的。大概我看这样的文章多了,口味也变得枯燥一些。见仁见智,偏好不同而已。(不过这书在美国亚马逊书店的读者评价中,得分是五星满分。)但这当然更可能是我中文翻译实在不够“达而雅”。 而且选这一段,另一个原因是它相对来说简单一些,我这种翻译新手上路,要是去译稍微难一点的书,如他写的《裸猿》或者道金斯的著作,估计译出来自己都不敢看。

  4. weiqian说道:

    "未知gg":
     
    其实快乐没有这么复杂又长篇的,
     
    闭上眼发个呆,
     
    如果面带微笑,那么睁眼就能看到快乐;
     
    如果拉着脸,叹着气,就赶紧睁眼去找寻快乐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