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句牢骚—文理相轻

        前两天读到琳(jade)同学的评论,jade同学大概是错把我对中国媒体的一段小牢骚当成是针对球迷的了。只是她说了一句"我觉得科学研究这种事业是有违人性的,至少是部分有违",顿时让我觉得目瞪口呆。不知jade同学如何得出这样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首先,如果照国人平时的习惯将大学学科分为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话,岂不是jade同学自己的专业也算是不那么人性的了?我想她指的是自然科学。那么看看现代社会中,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哪里不依赖于自然科学的成就。当我们享受着建立在医学,生物学上的现代医疗服务,乘坐着建立在最尖端的物理学,材料学,电子信息技术,工程建造技术上的飞机,使用着同样集中了最新科技的笔记本电脑,手机,mp3通讯娱乐,观看通过卫星信号传播的fifa 2006的体育节目——同样依赖于尖端的航空航天技术——的时候,说自然科学研究是“有违人性的,至少是部分有违 恐怕不那么公道吧。何况生物学里,进化生物学家研究生命的起源和进化,人类学家研究人类的起源进化,动物行为学家研究动物,包括人类的自然行为,这些都该算是非常非常“人性”的东西吧。我宁愿相信jade同学写这句话的时候刚看完球赛,头脑稍许发热,下笔如刀而不自觉。

       中国人自古就有“文人相轻”的传统。现在自然科学工作者和文史工作者之间大概也有了“相轻” 的习惯。自然科学者有时觉得人文学者夸夸其谈,不讲究事实依据,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有的人文学者却可能骨子里瞧不起自然科学者,觉得他们冷漠浅薄,不解风情,甚至有点冷血。只懂冷冰冰的公式不了解人性之美与伟大。(换个说法,就是不象“完整意义上的人”,所以有种心眼里瞧不起的感觉)。我想可能双方都有点误解和偏见,需要更多的交流互相了解。两者本就不是不可调和,达芬奇既是大艺术家也是工程师发明家,美国国父富兰克林既是伟大的政治家又是科学家发明家。伟大的阿西莫夫本是生物化学博士,卡尔萨根作为杰出的天文学家,同时又是一流的科普作家和宣传家。但在中国,两者之间的矛盾误会似乎更深一些。(也难怪,中国近代以前几千年就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文人对自然科学的傲慢与偏见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五四精神到现在又被丢的差不多了)自然科学者有时明显缺乏文化修养,比如前几天的肖传国教授的“骂街”。而文人们对自然科学常有误解和不合理指摘,但另一方面,他们却常常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看看<<新语丝>>上的许多有关报道就可见一斑。尤其是国内的媒体工作者,纰漏谬误实在有点多了些。虽然不能奢求人人都如方舟子先生文理全才——既有深厚的文史哲修养,又受过严格而全面的科学训练,所以一般不会倚轻倚重;但基本的科学常识还是应该具备的。

      倒是琳(jade)后面对快乐心境的解说我觉得不无道理。这让我想起了我刚读的一本小书,<<快乐的真意>>(The nature of happiness). 这是由英国著名的动物学家,科普作家德斯蒙德.莫利斯(Desmond Morris)写的小册子。有时间介绍给大家看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乱语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几句牢骚—文理相轻

  1. 说道:

    恭喜哦,终于可以写中文了~~~~
     
     

  2. jun说道:

    呵呵,各抒己见嘛~

  3. lin说道:

    今天还真注定就是受难的日子了!
    首先我必需声明的是——我非但不轻视自然科学工作者,反倒是万分崇拜和敬仰!(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卑心理作祟,高中苦熬了三年理科,终于在绝望得一塌糊涂中弃理从文。)
    而今,我得再次忏悔,我的确有愧于自己的专业,没有将语言的所指和能指有机融合,亦没能将语言能力转化为语言行为,由此导致混淆了视听,实属混球作风!
    我真正想说的是科学研究的各项工作和其过程的艰苦有时令人充满挫败感,而其结果有时更是违背人的主观意愿的,在这一时刻它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性原则与人心对自由的渴望的本性相违背。
    我不知道自己这次有没有表达清楚,可能还是不太清楚。(这回就是能力问题而非态度问题了)这可能是由于人文学科的模糊性造成的,而科学则要求绝对的精确(好像是有个什么模糊数学的理论,但我猜想此模糊非彼模糊吧)。所以我无法确切地解释什么是人性,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所理解的人性的部分;同时我也不清楚科学的真正过程,不知道他们为何那么神秘,也许是我的愚笨,也许真该加强科普宣传工作。
    我接受的教育告诉我,科学的研究对象是自然界的客观存在,而人文学科直接面向的对象则是人本身和人的幸福,它是主观唯心的。从这一点上说,我说科学研究部分有违人性是否可以讲得通呢?
    科学给人的物质生活带来了无数的惊喜同时也推动着精神领域的发展这勿庸置疑,但这难道就能抹杀它双刃剑的本质吗?人被异化了,物化了,就如你之前为你的笔记本所出状况而生发感叹人性的变质,难道不是由于人对科学技术的依赖而引自身入彀而造成的吗?(当然这个责任具体由谁来承担可能是个没有答案同时也没意义的话题)
    就你所论的“文理相轻”,我真心觉得不必看得过于严重。是人,就会对其它事物产生感情,有正面也有负面情绪,这其实是因为人自身有局限性。这种局限性一旦在互相的作用下形成双方的矛盾,才有可能彼此接触从而打破自身局限,这个过程可能不会十分融洽,毕竟它是打破思维定式突破自我的过程,而有时往往矫枉过正。目前正是初级阶段,有理由相信交叉学科的全面爆发。
     
    乱七八糟写了很多,自己都逻辑完全混乱了,望见谅!可能有些重复了你的观点,可能有些仍会被你惊讶的想骂无知,还可能有些说得莫名其妙,如果你有闲暇愿意指出的话,洗耳恭听,愿闻其详。
    不过有一点你肯定说对了,我确实是被足球弄昏了,将近一天没合眼了,但是今晚仍将熬夜看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