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的来访

      这星期是值得纪念的,因为我第一次做了回学术报告会的主持。今年研究所的头头突发奇想让所里的学生来邀请科学家作学术报告会。几个学生提名并投票的结果是,邀请得克萨斯西南医疗中心的陈志坚教授,而且碰巧是我提名的。于是我就顺理成章,义不容辞地成了第一个在Blood Research Institute主持学术报告会的学生,搞得俺倍觉惶恐,好不紧张。平时天天T恤加牛仔没半点正经,从来没想过要西装革履,这次不得不提前两天翻箱倒柜的搜衬衫和西裤。结果从行李箱底翻出来的衬衫和裤子像是揉成了一团的烂布。熨了半个多小时(碰巧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熨衣服)才勉强觉得像是衬衫和裤子的样子。领带是没有的,幸好隔壁印度医生雪中送炭,他那儿有一打各式各样的领带。他在英国呆了几年,天天都要西服领带。
     结果报告会那天大家都对我侧目而视,像是见了个外星人一般。有个中国人竟然说我打扮得像个新郎^_^~~,晕。然后一把把的客套话,这些东西我中文就不大会说,这会倒好,先学了学英文客套。还有好多细节,比如接人的时候客人是该坐车里的后座呢还是坐副驾的位置?客人上车下车是不是需要给他开门。进晚餐的时候又是正经八百的法国餐馆,我这个主持又要装模作样的像个绅士一般,正襟危坐,随时“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免得出洋相,同时不停的跟客人们讲话聊天。几十美元的法国大餐吃得却是别扭。从品酒,点心,到主菜,甜点,咖啡茶饮,程序倒繁琐复杂。但我这个俗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要论色香味,跟川菜回锅肉,酸菜鱼,水煮肉比天差地远,价格差距却是刚好相反。
      在美国的华人生物学家中,最为出名(或者说出风头的)一是像吴瑞这样的前辈高人,然后就是八十年代出国,现在正值鼎盛期(或刚过鼎盛期)的少壮派,比如大名鼎鼎的王晓东,袁钧瑛,饶毅,蒲慕明,傅新元等等。陈志坚比起他们来却更年轻,名气虽不及他们,但成就却也不在这些名人之下。他做的报告涵盖了他这六年多的工作,把所有的听众都震慑住了。他的确是做得相当的好,难怪有小道消息说他不久就会被提名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人也蛮坦诚可爱的。他的报告讲完后,所里面一个以挑剔苛刻著称的德裔老板走过来对他说: A great talk. But that’s very frustrating. I’m wondering what I have done for these three years. 另一个美国老板会后跟我们学生说:That guy made us all like amateur. 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虽然我向来对那种动不动就拿某某华裔大科学家的成就来自我陶醉,标榜所谓“中国人的骄傲”云云,夸大其辞地鼓吹某某精神,某某主义颇不以为然,但我还是对陈志坚潜心研究做出的学术成就感到十分佩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朝花夕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大牛的来访

  1. lin说道:

    同寝室有同学最近迷恋上了《大家》,于是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称叹的大家故事,没法不引人自豪:中国原来是有这么多牛人的啊!不过自豪归自豪,牛人中好像在国内的大环境中成才的实在寥寥无几。谁说科学是无国界的,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而今,可能我们也只能欣然地接受人类共同地奋斗。
    顺便说一句,当年诸如西南联大一类地大学在无可想象也无可复制地环境中还是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好地大学地学术氛围,除了大师们地撑腰,它宽进严出地学制恐怕也是功不可没地!
    俱往矣!

  2. 柳双双说道:

    呵呵,我只见过王晓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