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来的healthy man.

       研究所里有一个意大利来的年轻人,名叫安德烈(Andrea)。他本来是学医的MD,自称厌倦了意大利医院里枯燥的生活,想到美国来学做基础研究,换换口味。我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在意大利尝试研究生活呢?他于是把意大利的研究体制猛批了一番,大致是说意大利科研体制太死板。什么都是国家控制,国家计划,国家投资。所以人员的聘用要求死板严格;工作习惯,制度也是像官僚机关工作一般不自由。科研领域还是“等级森严”,古板教条而无美国这里的生气活泼。教授就是西装革履的绅士,学生就是毕恭毕敬的follower。不像这里,教授也会穿着短裤T恤和学生喝酒吹牛,称兄道弟。我笑说,你嘴里在揭意大利的短,我听着就像是在抨击中国一样。他一本正经的说,欧洲不少国家在很多方面可能比中国还要“社会主义”,尤其是社会保障,经济制度的某些方面。这倒是蛮符合实际的。
 
       他在美国人眼中估计算是标准身材了—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体重大概一百六十磅。中午吃饭的时候,中国人都抱着盛满米饭的饭盒;美国人多半是三明治汉堡包,再不就是冷冻的快餐;Andrea怀里呢——一个苹果,一个梨,一个香蕉,一小串葡萄,一瓶酸奶外加一片面包。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大吃一惊,
     “你就吃这么些水果当中饭?”
     “当然,有什么奇怪?”他反问,“水果是最重要的东西,我一天最少要吃三个苹果,别的东西可有可无。你没听说过one apple a day,keep doctors away吗?其实一个果是不够的。”
     我撇撇嘴,摇摇头不以为然地道:“不用这么夸张吧!我也喜欢水果,可惜这里水果太贵了。”这是实话,milwaukee这儿很多水果不算便宜。对我这种发展中国家来的穷鬼,老美超市里的价廉物美的肉食更有吸引力。
     这回轮到andrea大摇其头了,“你现在是省了一点点钱,到你五十岁的时候你就会后悔不已了。想想你那时候送给医生的钞票肯定比现在省的一两美元要多的多。”
     我翘起大拇指,“有道理,以后我改叫你healthy man 算了。我看整个研究所就你最为healthy了.”
     他显得很是得意,拍拍我的肩膀:“一日三餐以水果蔬菜为主,不要抽烟喝酒,你也是个healthy man。”然后大摇大摆去吃他的水果午餐了。
     
     我于是也想学学healthy man,上超市的时候狠狠心买了一把的水果,走到肉类柜台的时候,看着那些比水果还便宜的unhealthy food,我叹了口气,
     “算了,我估计是当不了healthy man的了。这都怪Andrea,我遇到他之前也没觉得我饮食有多么不健康啊。”
     再想想,古人云:民以食为天。告子说:食色,性也。连清静无为的老子也说了:……五色使人口爽,五音使人耳聋,使以圣人之治也,为腹而不为目……再说了,这样我岂不是连我最喜欢的回锅肉,酸菜鱼,水煮牛肉等川菜美味都无福享用?这岂非因小失大?所以,我绝不能以小我之健康而违背古圣贤之教训,拒绝美食的快乐。
     于是打定主意,就当没看到Andrea吃中饭就行了。我理直气壮地拣起一盒打折的生牛肉,高高兴兴地去结账了。到现在,我还是一如既往,自得其乐地当我的unhealthy man,哈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朝花夕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