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006年5月

a quater of a poem

……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 强乐还无味 &#8230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朝花夕拾 | 6条评论

南大发生的命案及其他

     昨天晚上就听实验室的中国同事说南大旁边的邱师傅鱼馆发生了命案,据说是一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乱语杂谈 | 4条评论

We are so sorry, Mr. God!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乱语杂谈 | 2条评论

大牛的来访

      这星期是值得纪念的,因为我第一次做了回学术报告会的主持。今年研究所的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朝花夕拾 | 2条评论

冬雷震震,夏雨雪

      今年milwaukee的天气变得实在是越来越奇怪。一月份通常是大雪纷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朝花夕拾 | 留下评论

I’m so tired

I’m so tired, I haven’t slep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朝花夕拾 | 6条评论

意大利来的healthy man.

       研究所里有一个意大利来的年轻人,名叫安德烈(Andrea)。他本来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朝花夕拾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