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特立独行的小鼠---梦

(打算把去年编的幼稚故事写完,虽然这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了,坑挖了就慢慢.)
一.        

 七次物种灭绝

。。。。。。三十多亿年前,生命诞生于这个星球。在这漫长的数十亿年历史中,

曾经发生了七次大规模的物种灭亡的事件,这被称为“物种灭绝”。前面五次灭绝

事件发生于“人类”这一物种出现之前,而且每一次都是一个数十万年以至百万年

的漫长过程,每一次又相隔数千万年。可是在人类短短的五十万年历史中,却发生

了两次灭绝事件。而最后两次灭绝只间隔了不足三千年。。。。。。

                                                                                        ——<<地球史记>>

                                                                              

        公元6288年一天,我,正在崛起的地球鼠帝国科技部北美研究中心的统领,站在巨大的“人类遗传研究所”房顶上环顾四周。我看到不远处有我们的同胞正在尽情的享受春日的阳光,嬉戏,玩闹。四周依然荒凉,遍地野草丛生,夹杂着一些鲜艳的野花和芜乱的灌木。自然啊,总算又恢复了些许绚烂的风景。不知为何,我仍然能隐约地感觉到一千多年前的一个伟大文明崩溃时的景象,那修罗场般的死寂,凄凉。极目远眺,远处依稀是史前的人类文明遗迹——一艘半公里长的星际货运飞船的残骸。千年的风霜将这一文明最高点的产物变为一座杂草丛生的山峦,静静的躺在荒野中。山峦上有着大大小小无以计数的山洞。而这山脚下只有两棵婆罗树,除此之外,就是一片野花野草。据说远古时代人类的一个智者在这树下涅磐,今天它见证的却是智者的种族的消亡,重生似乎遥不可及。如今只是让现在我们鼠类,这个星球新的主人,凭吊一个失落的伟大文明。同时提醒我们,绝不可重蹈人类的覆辙。

       自然,我对这一点是有信心的。在我的脚下,穿过透明的研究中心的屋顶,我可以看到一间间单独的隔离室,每一间里关着一位或一对人类。他都是从地球各地捕获的人类幸存者。曾经的实验者变成了被实验者。他们的外形已经跟史书上记载的一两千年前的人类样子颇有不同。在一千多年前那一场被《地球史记》称之为第七次大灭绝的浩劫前夕,人类占据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急剧膨胀的人口迫使人类一手完成了大约四千年前的地球第六次大灭绝,毁灭了人类以外的90% 的物种,其中包括绝大部分的哺乳类动物和几乎所有的树木,以换取生存空间。但事实证明他们敲响的是自己的丧钟。尽管人类的科技飞速发展,数百年间就开始了向外太空的资源开发,并开始向月球,火星移民,但移民的速度远远不及地球上人口膨胀的速度,外太空资源的开发的速度也远远赶不上地球本身资源耗竭的速度和人类对资源消耗的速度。在人类成为地球的“独主至尊”之后仅五百年,地球的石油矿藏,煤矿,大多数的金属矿藏就接近枯竭。而一千多年的几近绝望的外星搜索,也没能找到半个能稍微接近地球的可以支撑生命的星球。这使得外星移民步履维艰。因为在月球和火星上建立一个适宜人居住生存繁衍的基地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费,而移民从抵达基地到真正的生产生活自给自足以至于向地球提供资源又要化上几十年的时间。所以从公元2200年第一批移民到达月球后到人类大灭亡的两千多年间,月球和火星的总人口只增加到了五万人。而地球上的人口在两千多年间增加了六十亿。慢慢的地球上的人们开始陷入绝望的恐慌,为争取资源的战争此起彼伏。

       其实在人类当中依然有很多的人意识到自身面临的危机,尤其是一批具有远见卓识的科学家和极少数政治家。尽管他们早已经不断的警告,在自己国民的生存压力和各自的权力利益漩涡中各自为镇,互相猜忌,犹豫不决的各国政府对正在眼皮下发生的物种大灭绝要不束手无策,要不听之任之,甚至推波助澜。以至于第六次大灭绝终于发生。于是这些杰出的人们终于团结在一起组织了一个旨在阻止战争,解决资源纠纷的“地球和平联盟”和一个不受任何政治干涉,旨在发展科技,保存人类文化文明的“人类科技文化基金会”。然而,似乎一切都已经晚了,随着物种多样性的丧失,整个地球生态系统濒于崩溃,全赖最新的高科技手段维持人类生存必需的生态循环,于是整个人类文明变得像颗璀璨但单纯的水晶石,看上去发达美丽实际上极度的脆弱。但地球这个孕育生命的母亲像是在不可逆转的慢慢的窒息而死。地球的平均气温在公元2500年时就比公元2000年时升高了十度。热带雨林,两极冰川已成为历史。海平面一天天的快速升高,陆地面积同期减少了10%。同样生物多样性丧失又使得人类的医药开发,科学发展失去了最宝贵,最根本的源泉。面对整个星球的衰竭最新的科技也无能为力,回天乏术了。“基金会”的人们就像文明的圣徒,但正如历史上所有的“圣徒”一样,他们面对的是不可抗拒的现实,不管那是不可抗拒的进步还是难以逆转的衰败。他们能做的不过是把最终的浩劫尽量的延缓而已。慢慢的科学理性被绝望的疯狂代替,文明进步代之以原始野蛮——

        我正在独自忆古思今,一阵急促的警铃声把我惊回现实。我手腕上的电子指挥卡闪烁了几下,中央控制室的声音传了过来:

  “报告统领,三楼手术操作室一个男性人类在麻醉间隙逃脱。”     

   我按了一下指挥卡上一个小小的按键,脚下的屋顶平面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激光全息屏幕,它可以实时显示整个大楼每一层里发生的一切。当然楼下的人类实验品是看不到的。三楼的全景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只见手术操作室里一片混乱。录像显示出十几分钟前里面发生的一切。

   “简要地告诉我事情的全部经过。”我向中央控制室询问。

  “回统领,据手术操作员报告,该男性人类属于核子辐射剂量与胸腺肿瘤发育研究组。二十分钟前出现极度痛苦状,巡视员以为它濒临死亡,于是送到手术操作室准备进行采集病人器官标本。手术操作员一时大意,在机械臂放下该男子准备麻醉的间隙忘了对他进行机械固定。结果该男性乘机突然纵起,冲出手术室,现在暂时不知所踪。”

    我微微皱起眉头,对着指挥卡从容不迫地命令道:

  “封闭所有大楼房间,通道和出入口,启动该男子的人体生物追踪器。注意,这是难得的实验标本,不可杀死,抓活的。”

  “遵命。”

   我略有点惊讶,研究所建立了两年了,还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但我也并不担心。所有人类实验品体内都被移植了记忆卡,生物追踪器可以按每个人的编码追踪他们到地球任何一个角落,并可释放电流将其击昏或者产生超强的场脉冲波将其处死。

        正当我准备继续拾起刚才的回忆时,我突然被激光屏幕映出的高大影子惊得呆住了——那是个人的影子,竟然就是那个逃脱的男子,此刻他就站在我的背后。虽然一千多年前的强烈辐射使得残留的人类大都有了严重的遗传疾病和缺陷,但跟我们鼠类相比,他们仍然是庞然大物。他是个少见的肌肉发达的健壮人类.一张因为恐惧和愤怒而有些扭曲的面孔,布满血丝瞪得浑圆的双眼令我想起我们曾经的天敌—猫的圆眼睛。一张血盆大口喘着粗气,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这是个只有原始肌肉力量的蛮族。但此时蛮族的右脚带着劲风正向文明开化的我猛然踢来。训练有素的我居然忘了我的指挥卡可以瞬间建立起固不可破的动力场防护罩,反而非常不体面地禁不住失声尖叫:

      “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故事新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一只特立独行的小鼠---梦

  1. 柳双双说道:

    老兄居然也写科幻小说,呵呵,不错不错。

  2. 说道:

    呵呵,我不想写成科幻的,这只是第一节,可能我搞得有点过了。大概后面就不会是这样了。

  3. lin说道:

    你好,在新语丝上看到你的文章,就顺藤摸瓜过来了。在你这里我觉得扩充了我的视野,思考可以更加有理有据,谢谢你的文字带给我的这些东西。对于你关于国家猛抓基础研究的批判,我部分是认同的。我理解你们科班出身的研究人员对现实状况的把握足以引起的深层忧虑,我猜近些年来国家一再强调的自主创新及其采取的措施多少还是受到后殖民主义的影响。矫枉总易过正,是不是人们的主观意志的要求时常是违背客观规律的?激进与保守之间的平衡不易把握,但是被人记住的往往是激进的东西。
    你这篇小说真的不大像小说,倒像是大说呢!不过最后倒是让我想起忍者神龟来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