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的现实实践者

  《时代》杂志2005年度人物是比尔盖茨,美琳达盖茨,波诺。盖茨夫妇地球人都知道,那是世界首富,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巨头。波诺是U2的主唱,灵魂人物,同时也是个亿万富翁。乍一看,这让人觉得似乎没什么意思。这三个人已经是全世界最受关注的人物了,两个世界第一巨富加一个世界第一巨星。难道又是讲述他们如何搜刮全世界人的腰包和狂热?现在的人物评选都注重新闻轰动效应,比如南方周末的2005 年度人物是连战。一场政治作秀成了南周年度最有意义的事。令人多少有点失望。

       但略读一下那篇长达34页的评述发现他讲述的并不是盖茨如何装饰他那一亿美元的豪宅,如何打理他那IT业的超级怪兽微软,或是波诺如何让U220 多年的时间中始终保持了世界一流摇滚乐队的水平。2005U2成功入选摇滚名人堂同时又在唱片工业界一统江湖。很少有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在2005 年他们三个人难得的联手合作,共同致力于消除世界贫困人口,提高全球公众卫生,防治流行性疾病。并在2005 年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成就。而这才是《时代》评选他们为年度人物的原因。

       这三个人携手合作是很好的搭配。波诺是个极富有个人魅力的摇滚巨星,诗人兼活动家。甚至不少的政坛和财经人物都是听他的歌长大的歌迷。以他的人脉和吸引力来做公关。而盖茨的钱袋之深,头脑之精,无人可敌,于是他就负责捐钱,把他们的想法变为现实。波诺发起并领导了一个名为DATA(同时代表其目标:“外债debt”,“艾滋病AIDS”,“贸易trade”,“非洲Africa”和策略:“民主democracy”,“负责accountability”,“透明transparency”在“非洲Africa”)的组织,倡导的“唯一”(ONE)运动之目的是“让贫困成为历史”。盖茨夫妇发起的盖茨基金会是迄今最大的致力于文化教育,公共卫生和流行性疾病的研究防治的私人慈善组织。盖茨基金会拥有三十三亿美元的经费。2004年一年间,该基金会仅仅为全球的卫生健康,包括支持DATA的公益活动,就投入了10亿美元。去年它又决定向全球疫苗和免疫联合会捐献七亿五千万美元用于给穷国的小孩作疫苗接种。而且它也成功地说服挪威向该联合会捐献两亿九千万美元经费。盖茨说他决定将向盖茨基金会的捐献总额提高到三百二十亿美元。(这哥们儿的总资产2005年大概是四百六十五亿美元)。

       去年他们的另一个巨大的成就是说服西方几个发达国家放弃了贫困国家的400亿美元债务,并答应提供50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其中二百九十亿美元将给非洲国家。“让贫困成为历史”这听起来绝对像是个难以实现的神话。波诺可能也是个理想主义者了。但有意思的是他曾经在去年底约翰列侬逝世二十五周年的时候说过,他最不喜欢的列侬的歌却是Imagine。这首歌向来是代表列侬对理想社会的向往和歌颂。但波诺却认为这首歌是对我们的世界应当怎样的设想,但他不喜欢人们动辄拿它来充当幻想美好愿望的战歌。他不喜欢对美好愿望的幻想,他喜欢的是不停的努力去尽量的接近那个愿望,是行动。于是他又像个实用主义者。而盖茨构想的慈善做法更是以“功利”的方式来进行。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IT工程师,他要求看到他捐献的每一分钱的“产出”。如果他准备把一千万美元捐给非洲赞比亚的儿童脊髓灰质炎免疫,预先将做一番详细的针对赞比亚的资料调查。调查计算出平均每一个儿童作免疫的费用是十美元左右,他就要看到这一千万美元是不是在赞比亚拯救了大约一百万儿童。在商业上成功的原则被他应用在了公益事业中。但另一方面,他这么做,同样意味着他的负责不是简单的抛掉钞票就不管了。他还得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监控自己慈善努力的效率。

       理想主义者以自己心中的理想为最高目标。这个所谓“理想”通常代表的是完美善良或者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社会进步的方向。但同时也是同当时的现实所抵触的。看上去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我们却需要赞美和鼓励理想主义。因为我们这个世界的进步,人们生活的幸福却需要一代代具有理想主义的人来推动。而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坚定不移以之为人生信念,并用行动来实践它。正如同布鲁诺,伽利略在黑暗的中世纪点燃科学的火种,蔡元培,鲁迅先生和无数的五四青年为拯救患难中的祖国所做的努力和牺牲。而他们都不是靠的空谈和牢骚,充当“明智”的看客。

       诚然,盖茨和波诺的行动远非普通百姓可为。所谓物尽其用,人尽其能。但我们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更多的是空发议论,缺乏实际的行动。比如大学里,大家都在抱怨食堂饭菜质次价高;都在议论限制学生用电的荒谬和夜里熄灯的不便;批评课程设置的不妥;某某老师照本宣科,敷衍了事;咒骂后勤集团的利益熏心,高价牟利。等等等等。但却少见有人站出来争取对这些问题的解决。知易行难,如今有的理想却是我们或许是“知”的了,但不见得以之为重,“事不关己”也就漠然视之。又遑论“行”呢?我们老祖宗们有很多古话,现在大家更多的记住了“明哲保身”,“不为天下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却难得记起“讷于言,敏于行”,“虽万千人,吾往矣”,“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还曾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先生。有人说自从八九年之后,理想主义就在中国日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拜金主义加犬儒主义。的确算是比较接近事实了。我们曾经也有墨子“摩顶放踵利天下”且身体力行的绝对理想主义者。但无奈他太超前又太理想化,结果很快就消亡了。接下来千余年小农经济积累的胆小怕事,固执保守的传统愈加根深蒂固。而极端严酷的等级制对“离经叛道”者的残酷打压导致大家都只能抱“明哲保身”的策略。直到现代共和国史里还有这样一段近例:1957年老毛还成功的“引蛇出洞”, 把那些出头鸟划为右派,狠狠地整了一把。如今如果还有墨子那样的人,大概不是被大家当吃饱了饭没事干的疯子,就是被怀疑为自我炒作,沽名钓誉的伪君子。(方舟子就是这样被人骂的)大家都是经济至上,自求自足,也算无可厚非,太正常不过了。不过去年李敖这个大嘴巴兼色鬼在复旦时告诫中国学生不要当自了汉,可见他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学者眼光还是很准的。只是他大概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乱语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理想主义的现实实践者

  1. Youmiao说道:

    字体改大了我再来看吧!

  2. Chao说道:

    不好意思 前段时间正好看了永恒园丁, 昨天又一不小心看了"万圣悲魂",讲卢刚事件的.看了你发的议论,一下就想到这两个.

  3. 说道:

    大家对永恒园丁的评价都不错,看来我也要找个时间看看。卢刚事件我倒不怎么清楚。我觉得如果有人专门来写中国留美学生的生活,肯定有很多素材可以挖掘。

  4. Youmiao说道:

    你可真能写啊! 继续发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