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游华盛顿 三

    就像那组朝鲜战争纪念雕塑边的一句话:“Freedom is not free.”,当我饥寒交迫的站在阿灵顿国家公墓旁的时候,我觉得凭吊这些美国英雄们的代价就是我也多少体会了一下士兵们在野外又饥又冻,又累又乏的感觉。老美也太遵纪守法了一点,联邦假日就真的连赚钱都不想赚了,所有的餐馆饭店都关门。害得我饿得半死,又淋得落汤鸡一般。

       但还是有美国人来瞻仰公墓,尤其是肯尼迪夫妇的墓。整个墓其实就是一个长明火和镶在地面的肯尼迪夫妇以及他们两个夭折的儿女的黑色墓碑,墓碑上各放了一个花环和一束鲜花。没有纪念堂,只有这块十米见方的地。肯尼迪大概是上世纪最受美国人欢迎的总统了。在航天博物馆中展览登月计划的展厅里有个电视机放映肯尼迪在国会做的一段演讲,几乎每一个中年美国人都会停在前面看完那段录像,可能是回味肯尼迪的风采和1969年登月时的激动吧。老美就喜欢这种年轻英俊充满个人魅力的帅哥,就像大家都喜欢聪明灵活的花花大少克林顿一样。像小布什这种榆木脑袋就不讨好。可惜肯尼迪一家都算是悲剧,曾经的风华绝代现在只化为尘埃。

       美国人对自己的士兵的敬意充分体现在阿灵顿公墓里,尤其是那个无名士兵墓,这种礼遇甚至超过已故总统。无名士兵墓是个巨大的类似罗马剧院的白色圆形建筑,庄严肃穆。正面是个像林肯纪念堂但小一些的大厅,大厅前的平台上是个纪念碑,一个持枪的美国大兵站在前面,一丝不苟的每隔几分钟变换执勤的姿势。其实在1984 年之后由于技术的进步,已经不再有无名的阵亡士兵了。但这个无名士兵墓依然如故,代表着一个国家对所有为之捐躯的战士的缅怀和最高的敬意。

       墓碑,执勤士兵,纪念堂,长明火,所有的这些对已逝者的纪念都算是形式。但一切感情都需通过一定的形式体现出来。而形式的大或小,华丽或简陋却与感情的深浅真伪无关。就算是能用最先进的技术,最雄伟华贵的殿堂把自己的身体相貌保存百年,千年也不见得人们能缅怀敬仰他百年千年。而“芳”可以留千古,“臭”也能遗万年。不是由一时的荣辱成败决定的。美国人的英雄对中国人的我自然没太大的感染,但却让我觉得我们对真正自己的英雄们,做的太不够了,遗忘的也太多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烟蓑雨笠卷单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冬游华盛顿 三

  1. Youmiao说道:

    我到华盛顿是98年夏天的事了,想一想时间真是过的太快了。 新年快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