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游华盛顿 一

        很多人都开玩笑地说我就该留在美国,因为我过生日全美国的人都会庆祝。我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该留在美国的人就太多了。不过看来我跟这儿还是有点缘分的。说来有点惭愧。因为还没有瞻仰祖国首都,凭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我,居然先来瞻仰了美利坚合众国的首都,凭吊了一番美国人的英雄。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会选择华盛顿作为我第一次美国旅行的目的地。

 

        但事实证明这一选择极不明智。我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到华盛顿。圣诞节所有的商业设施,所有的博物馆,政府机构全都关门。我竟然没想到这一节。既然室内的景色没法观赏,那么我就看室外的风物,可是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天还连绵不绝下起雨来。我当然不甘心就呆在旅馆里空耗一天。于是就坚持冒雨转转白宫,游览那些纪念碑和阿灵顿国家公墓。圣诞节的华盛顿冷冷清清,白宫的栏杆边上有三两个人在拍照。隔着宽阔的草坪和茂密的大树,矮小的白宫看起来像是躲在丛林里的神秘小屋。我的破相机隔这么远实在难以拍清楚这个全世界最有名的建筑之一。正对白宫北门的宾夕法尼亚大道和拉菲亚特公园边上,著名的反战斗士康赛普赛昂.皮奇奥托的营帐赫然伫立在白宫对面。遗憾的是我没看到这个勇敢的西班牙移民,但我看到的是换班的她的亲密战友威廉托马斯。满脸大胡子的托马斯看起来有点疲倦,他问我是哪来的,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他马上转身从帐篷里拣出一张一九九三年的人民日报的复印件,上面的图片是康赛普赛昂在向行人宣传和平,反对核武器和战争。图片下印着他们俩的网址。他们俩在这么个简陋得不能在简陋的帐篷里坚持了二十四年,二十四小时风雨无阻的和平请愿。而且美国公园警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他们的骚扰,威胁,甚至是殴打,拘捕。他们为了能坚持在这里情愿还几次跟公园警察对薄公堂,最后他们不得不从紧挨白宫北草坪的人行道上搬到对面的拉菲亚特公园,跟白宫就隔了一条宾夕法尼亚大道。警察除了时不时骚扰一下也再拿他们没办法。他们的做法在中国人看来可能有点近乎疯狂,但这样锲而不舍几十年如一日的毅力实在令人肃然起敬。想起在联合国总部看到的那张倒金字塔,去年全世界的军费开支是7800亿美元(半个中国的GDP),而所有其他意义重大的项目如消除饥饿,贫困,文盲,难民,防治艾滋病,防止环境污染,生态保护等等全部加起来所需的经费也只有军费开支的30%。托马斯和皮奇奥托所作的也是联合国和平计划的一部分,不是“疯狂之举”而是真正的“伟大之举”了。那张人民日报的图片报道可能有想借此出出老美的丑的意思。可惜中国的请愿只坚持了两个月不到就以流血结束。出丑的不只是美国政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烟蓑雨笠卷单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