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第七节

七.视        

 

 

        钱云生的研究所刚成立运行不久,二期工程正在建,这样那样的视察,评估,检验多不胜数。三天两头,从下到上,校领导要来看看,关怀关怀,市省教育厅要来参观看视,教育部,给钱的人自然也要来检查一下自己的钱花得怎么样了。另外还有无孔不入的传媒——电视台,报社的人也不时会来凑凑热闹。钱老板回来几年应付这种东西已经驾轻就熟了。这次的视察也不过是这许多次中的一次而已。

        研究所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走廊,会议室里没有摆什么花花草草。三个实验室的学生老师们一大清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实验工作。一个个像平时一样忙忙碌碌,走来走去。只是稍微留心的话,你会发现实验室比平时更整洁有序一些。水槽边没有一堆大大小小流着泡沫的烧杯量筒,电泳槽旁边也没有一块块干掉的琼脂糖凝胶或者是用过了还没洗结满了白花花的盐的电泳玻璃板。试验桌上没有扔得乱七八糟的试管架,eppendorf管,记录本,试验结果报告单,X射线胶片,文献等等。都仔细的收拾了一下。钱云生从来没有因为什么视察评估影响过试验室的工作。他总是对自己的学生说,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当那些参观视察的人不存在。我们平时怎样就是怎样,真正的生物试验室就是如此。

        刘茜和张露早上一来就抱着几筒纸杯到一楼的小会议室。把房间打扫整理了一下,再把昨天买好的水果摆好。“听说今天来的那人也是个海龟大牛嗳。”张露说道。“那当然了,大名鼎鼎的顾承木教授。他哈佛毕业的,以前的老板是个诺贝尔奖得主。好像他在美国就已经是教授了。就四十几岁吧,现在是中科院院士,又是教育部什么什么学术委员会的主任。 我瞅了一眼他的简历,反正头衔就印了半页纸,发表的文章也印了几页纸呢。”

        “哇塞,这年月,怎么到处都是大牛人。什么时候轮到我啊?”张露发出一声叹息。

         “嗨,我可不奢望当什么牛人,老板,那多累啊,我会老得很快的。我呐,等着到美国读个学位,找个安安定定又不怎么累的工作,也就行了。反正我是不愿干research这一行。做个公务员,海关,FDA或者医院里的工作是最好的了。你见过钱老板刚回来的照片吗?就几年时间啊,现在他真是老了不少。”

         “是吗,钱老板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有气度的。”

         “嘿,四年前的钱老板那才真是英俊潇洒,简直跟好莱坞明星似的,就像,嗯,像布拉德皮特一样。听说好多女生暗恋他呢?我听丁一虎说他的小师妹们这样评价钱老板,说他是‘男生们的榜样, 女生们的偶像, 女人们的最想’。”刘茜一脸仰慕的表情。

          张露看着刘茜,寻思“这丫头不会也暗恋钱老板吧?”于是故意露出一脸神秘的笑容,压低了声音。“嗳,钱老师是不是也是我们刘茜同学的偶像和最想呢?看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要不要我和小菲当你的冰人红娘啊?”

           刘茜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又羞又急得追着张露打:“好你个死张露,一张臭嘴,看我不把它给撕了。”张露笑着叫到:“哈哈,被我说中了吧,不会要杀人灭口吧。呵呵呵,好了,好了,别把桌子打翻了。”说着跑出了会议室。

         两个人又在会议室门口咯咯咯的嬉闹了一会儿。没注意到钱云生正从大门口进来。

        “刘茜,张露,怎么了,一大清早吵架啦?”钱云生笑容满面。

         刘茜赶紧住手,和张露两个人怯生生的说:“没什么,我们俩在开玩笑呢!”张露这时候想笑又不敢笑,偷偷的在刘茜耳边说:“说曹操,曹操到啊。”

刘茜更是低着头,连耳根都羞得飞红。

        钱云生看她们俩神秘兮兮,尤其是一见了他,更是神情古怪。有点莫名其妙,料想定是两个女孩儿在说什么“闺中私语”之类,突然见了他不好意思了。于是就随便问了句:“会议室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刘茜回道。

        “很好,谢谢。”钱云生还是像在美国一样,“Thank you ”不离口的。说完就径直向楼上办公室走去。

         “嘿,你看钱老板今天穿的。”张露突然小声地对刘茜说。

          刘茜这才抬起头来仔细地看钱云生。

          只见钱云生头发乱蓬蓬的,明显早上没有梳理过。上身穿了件洗得发白,又长又大的T 恤衫,上面印的居然是崔健。研究所的人都知道钱老板爱听崔健的摇滚乐。“有点像前两年崔健搞的‘真唱运动’的宣传画。”刘茜心里面对自己说。下面穿的也是一条有点破旧的牛仔短裤,显出结实粗壮的长腿。不知是式样如此还是穿的时间太长,裤边烂了好几个地方,几缕白色绒线挂在外面。一双大脚上赫然趿着一双那种就两条带子勾着大拇指的拖鞋。

         刘茜和张露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又觉得有趣,又惊讶万分。毕竟是教育部的视察参观,堂堂所长,教授居然一身摇滚青年打扮,就差一幅大墨镜了。他们俩也知道钱老板惯有一点我行我素的脾气。在很多同校的老师眼中就是有点恃才傲物。他刚回来的时候,只要是看不惯的人,管他是校长书记还是大官小吏,一律不给好眼色。很是得罪了一些人,最有名的就是在他回国后第一次公开的学术报告会上,他一席话把当时的生科院院长和学校xxx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方教授说得下不了台,震动全校。只是几年在国内的磨砺,他性子已经大为收敛,没再像那样锋芒毕露,虽然私下里还时不时地大放厥词,但一般在公开场合,他还是会注意别人面子,不会做得太过火。钱云生虽然平时着装也比较随意,但这一次偏赶在教育部视察的时候把所有的小流氓行头都穿上身。

       “明显是故意的”刘茜和张露得到一致的结论。

 

        刘茜刚回到实验室,却见丁一虎挎着书包,慢吞吞的向实验室走来。径直走到王小菲的旁边,低头和小菲说着什么。正在此时,只见钱云生,陈军副教授,王玉林副教授陪着几位客人走了进来,后面还有几个拿相机的,看样子估计是报社的人。看他们一行都是有说有笑,看起来甚是投机的样 子。除了钱云生以外,所有的人都是穿得衣冠楚楚,显得钱云生特别的扎眼。紧挨着钱老板两边走在最前面的其中一人年龄似乎比钱老板稍大一点点,看起来精神奕奕,只是满脸深沉,给人深不可测的样子。身材比钱老板稍胖一些,笔挺的西服也掩不住凸起的小肚腩。另一人却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女士,打扮得很是端庄高贵。刘茜的实验桌是最靠门口的了。只听见那胖胖的人刚进门的时候对钱云生说道:“哈哈,我说老钱呐,你今天的打扮真是很有个性,很酷嘛。 这衣服上的人是谁呀?”

       旁边那女士接着说道:“钱教授可算童心未泯啊,我们可老喏。这头像好像是崔健吧?钱教授真是兴趣广泛哪。”说完也是一脸堆笑。刘茜却不知为何觉得她不论声音还是笑容中都透着种令人不舒服又难以形容的做作。

 

         钱云生很平静的回答道:“我是随意惯了,让大家见笑了。是崔健,我也就是年轻的时候喜欢闹着玩的。他前年搞了个‘真唱运动’,李厅长知道吗? 这是当时的一件纪念文化衫。我买来也就是寻寻年少时的旧梦而已。”

        “哎哟,我个老太婆,那会在意这些小年轻的玩意?顾教授知道吗?”

         这次又是个厅长。原来那胖胖的家伙就是顾承木,看不出来嘛!刘茜心里说。

         顾教授笑容稍敛,说道:“我哪有钱教授那么多才多艺呀!唉,老钱,你的实验室真是不错啊,比我那实验室宽敞漂亮多了。”

        一行人慢慢地向实验室里面走去。绕着整个实验室转了一圈,钱云生在一旁介绍着自己实验室的设计,布局,仪器设备,学生及工作人员等等。客人们听得不住地点头称许。钱老板脸上颇有得色。研究所的实验室室内设计是钱云生亲手做的,他对此极为得意。他曾说这些实验室是他参考中国,美国和欧洲几个国家的实验室风格,取长补短,采众家之长而成。钱云生是个心细之人,对实验室布局观察也极为精细,从实验桌的尺寸到电源插座的位置他都仔细地做了笔记,以备后用。

         宾主一行在钱云生实验室待了有十来分钟,然后就出去向旁边王玉林副教授的实验室里去了。那几个报社的记者拍了好几张照片。张乘风,丁一虎他们一如平常的做着手中的活。对他们的拍照处之泰然。

        他们人一走, 钱云生实验室里的人马上开始议论开了。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顾承木啊,看起来很年轻呀。”陈刚第一个开口。

       “什么顾成木,这名字真是好笑,让人老想起‘行将就木’来。太不吉利了。” 丁一虎独自嘀咕,可能就旁边的王小菲听到了。

        “他好像就比钱老板大三四岁吧,去年评的院士,现在可是风光了,听说他的经费比钱老板还多了几倍呢。”刘茜说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钱老师怎么穿成那么落魄,活像个摇滚愤青。”王小菲接着发表自己的惊讶。“不过满有艺术家的气质的,啊?”她又补了一句。

         张乘风也说道:“我看老板肯定是在对教育部表示不满。上次他从北京开会回来不是愤愤不平的说,教育部太不公平,同样的条件和要求,北京的一个新建的遗传研究所一期投资就是一个亿,而我们就因为是在N城,就只有别人的三分之一还不到。”

         “天子脚下,我们是没法比的。千年如此。”陈刚说道。

        “嗳,这恐怕只是其一,你们看上次不也是一个教育部的副部长来吗,老板好像也没有穿成这样以示抗议。”丁一虎说道。

         王小菲他们都觉得有点道理。

        丁一虎把声音压得低低地,向实验室外面望了望,才说道:“这顾教授最近发的文章很有点猫腻在里面。前一段时间方舟子的新语丝就抖出了他拿文章当人情,故意把某某紧要人物的名字挂在第一作者。还有据说他还把什么好几年前的陈芝麻拣起来改头换面发文章,最近几年他的文章是越来越多,真正的新发现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好像他原来的老板对他近来的表现也是大为光火,极其失望。你们看老板穿得那是崔建‘真唱运动’的文化衫,我看肯定是老板故意穿来讽刺他的。

        “哦 难怪呢!”王小菲和刘茜异口同声。

         丁一虎面露得色,说的兴起。又问道:“你们听过他演讲吗?”

        “没有,听说他口才很好。”王小菲说道。

        “我听过一次。嘿嘿,这家伙也真厉害,他完全可以改行做讲演家。一张嘴巴天马行空,说得天花乱坠,天昏地暗,天旋地转。而且极其煽情,真正学术上的东西没讲多少,散文诗般的句子一段接一段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台上是个什么文学家在朗诵诗歌呢。当时是在一个几百人的报告厅里面,里面来自各个专业的学生都有。他半个小时就把几百个大学生说得激动不已,连我也给他说得热血澎湃。感觉好像我旁边那些学电子工程都要改行学生物了一样。靠,就凭他那张如簧之舌,骗个几百万的经费还不嘴到拿来。”丁一虎眉飞色舞地说到这里,不知为何,又想到自己最近的遭遇,昨天和钱老板谈话,结果在他办公室里竟然吵了一架。顿时又觉得一阵的难过。

       “中国就大言炎炎的人太多了,踏踏实实干事的人太少。我最讨厌这种矫揉做作,招摇撞骗的家伙。偏偏那些科技部教育部的昏官就喜欢这种牛皮大王,大把大把的钱洒给他们充门面。我们反而费尽死力才能拿到一点点钱。”王小菲说道。

         “就是,难怪我第一眼就看他不顺眼。”刘茜也附和。

         张乘风听完也直摇头,半信半疑地说:“是吗?真看不出来。这家伙太过分了。”

         “唉,前不久,D大校长,也是个院士,不是也被方舟子揪出来说他剽窃吗?院士都这样,别的还指不定成什么样了呢。听起来,中国学术界真是乌烟瘴气,群魔乱舞。难怪大伙儿都往外跑。”刘茜有点沮丧的说。

        话也不是这么讲的,我看总的来说,国内像钱老板这样干实事的人也是越来越多的。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嘛。啊,小张,小丁,你们说是不是?”一直没作声的陆文革说到。

         丁一虎没作声,张乘风答道:“嗯,不错。你看中科院不就搞得很是红火吗?”

         “不过这一行老板学生们发文章的压力也都真的好大。你们看看钱老师,天天都在办公室待到深夜才走。”

         “是啊!”

         大家又感慨了一番,又都专心致志于自己手中的活了

        丁一虎对王小菲说:“那就拜托你了,谢谢啦。下次请你吃酸菜鱼。”

        “好了,你放心吧。你自己小心,我看你这两天魂不守舍的样子,问你又不说。自己保重。”王小菲关切地说。

        “唉!我烦得很。”丁一虎叹了口气,背起书包径直走了。

         刘茜看着丁一虎走出去,心道:“这家伙怎么这两天神神秘秘的。出什么事了?晚上回去得问问王小菲。”正寻思着,却见张乘风抱着个装满碎冰块的泡沫盒子走了过来。眼珠一转,笑眯眯地对他说道:“张师兄,我们那个楚灵姝小师妹今天怎么没来呢?”

         张乘风一愣,道:“我不知道啊。可能她先回家,要等到暑假过后开学了再来做实验吧。”

         “嘻嘻,我听老板讲小师妹明天就开始在实验室做实验。你猜老板叫谁做她的师傅?”

       “我不知道,谁啊?”

       “昨天听老板提了一下,好像是丁一虎——

       “噢,是吗?”张乘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眼神却先是欢喜后又失望,都被刘茜看得清清楚楚。刘茜心里暗暗发笑。

        “哦,不对。当时老板说的是叫你带她做实验。叫丁一虎帮小菲姐做一个小实验的。嗯,就是这样的。”

         张乘风还是在竭力掩饰自己心里的高兴。淡淡地说道:“行啊,我不是也带过王小菲吗。”只是他那双单眼皮小眼睛把一切都出卖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故事新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