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第五节

五.夜色

 

      “铃儿——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田逸飞的声音很轻。

       叶铃默默的低头向前走着,仿佛没有听到田逸飞的问话。一袭白色的纱裙把她高挑健美的身子衬得更加袅娜动人。田逸飞也没再做声,慢慢走在叶铃的身边。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并肩走在N大浓密茂盛的梧桐树荫下,月光把他俩的身影越拉越长。

        教学楼已经隐隐约约的出现在前方。田逸飞眼前反复的闪现几年前他和他身边的这个女孩每天手挽手肩并肩的从晚自习回宿舍。夏天的时候他们会每天都去门口的小店买一杯冰镇酸梅汤。一起喝到宿舍。冬天的时候,他们会紧紧抱在一起取暖,每天都会从报亭下那个老太太那里买热乎乎的茶叶蛋和粽子,他喜欢吃肉粽子而叶铃喜欢吃茶叶蛋。后来老太太每次都会给他俩准备好一个大肉粽,一个茶叶蛋。而他们也会准备好一块五毛的零钱。不知不觉地他伸手去握住叶铃的手。她停住脚步,手轻轻地抽了回去,但田逸飞又很快地把它抓在手中,于是她屈服了。

        “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上晚自习吗?每天晚上我们俩牵着手从这片树荫下回宿舍。”他转过身子对着她。“就在那盏路灯边”,他望了望左边的一盏年久失修,光线昏暗的路灯。“是我第一次吻你。”

         叶铃轻轻地回道:“那么久的事了,我不记得了。”田逸飞紧紧地盯着叶铃那双清澈的秀目。突然一下子双手握着她的肩膀。“不会的,你没忘,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永远不会忘。”

          叶铃低下头,有种眩晕的感觉,心里却是一团乱麻。她知道自己是爱一虎的,她一直相信她和一虎的爱情牢不可破。但在田逸飞——自己相恋五年的初恋情人面前,她竟一时无所适从!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三年了,她没有再见田逸飞一面,只听说他在一家外贸进出口公司干得春风得意,一路高升。但据说跟他那当Y城市委副书记的老爸有点关系。他一直是个野心勃勃,能力出众,以事业成功为人生第一要义的男孩,这是她在高中就很清楚的了。她相信就算他老爸不是市委书记,他一样能做得很好。他们分手三年,他还是保持每周给她发一次e-mail。每次她生日时,他还是会记得给她送一张贺卡,并且不是电子贺卡,是他在礼品店精心挑的,用纯蓝色钢笔写的祝福。这些“小事”恐怕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瞬息万变的商品社会已经算不容易的了,尤其对他们那种职业的人。今天是他们三年前分手的日子。他约她出来聊聊。她知道一虎今天也是会老同学,但他说他明天有试验,所以跟同学会完面就会回分校区。

        “那天我对你说,我会给你幸福,给你快乐,我也永远记得。我不能没有你。三年,三年时间我没有一天不想你。”

         “可是

           田逸飞没等她说完,“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轻轻地把她搂在胸前。这一次,她没有抗拒。在他怀里,她感觉一切还是那么熟悉,他的胸膛,他的胳膊,他的呼吸。三年时间毕竟并不长。但她仍然清楚,这不是她属于的和属于她的怀抱。两人沉浸在这盛夏的浪漫之夜里。却没注意到不远的夜幕中,一双充满了愤怒和妒火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汪锋住的宾馆就在N大旁边,紧挨着几幢男生宿舍。丁一虎送完汪锋,仍觉得有点头晕眼花,一步三摇地向学校里走。隔着N大的铁栏杆,他看见几个宿舍的男生正光着膀子在玩星际争霸,其中有几个家伙是抱着各自的笔记本电脑在玩。丁一虎摇头笑了笑。他打算到本部学生宿舍看哪个哥们不在,就凑合着睡一夜。他知道自己喝多了酒,也不想找叶铃。刚晃晃悠悠地走到大门口,就看见叶铃被拥在他人怀抱——叶铃的身形和那件白色的连衣裙,他喝再多也能一眼认出来。丁一虎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涌上脑门,酒已经醒了大半。一双充血的眼睛就像野兽般在夜色里狠狠地盯着那个儒雅俊朗的男生。愤怒,羞辱和震惊让他感到浑身的血象要沸腾一般。他攥紧拳头准备一个箭步冲上去猛揍那个胆敢碰叶铃,他的叶铃,的小子。但他刚迈出两步又停了下来。他认出那小子就是叶铃的初恋情人,叫田逸飞的,经济学院有名的帅哥才子,叶铃那一届的风云人物之一。他站在大门口,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女友依偎在另一个男生怀中,然后悄无声息地回头走开了。他只觉得突然头痛欲裂,天旋地转——-

 

 

        N大遗传学研究中心里一片灯火通明。

        陆文革刚给培养的细胞传代,一看手表,已经九点了,心想今天又搞晚了。老婆孩子肯定吃过晚饭了。一出细胞培养房,看见王小菲和刘茜她们几个女孩子正结伴回宿舍。回到休息室却见陈刚正在看着网上的新闻。旁边张乘风却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碗方便面,一边读着一大叠的文献。

        “陈刚,又要加夜班了?你老婆现在肯定在家唠叨着呢!”

        “你不也一样!好了,我的试验刚做完,准备回家,你是不是搞完了?一起走?喏,”他一指张乘风,“小张今天可能还要干到十二点才能走。

         张乘风咕噜咕噜的喝完面汤,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回道:“不会那么晚的。今天做得挺顺的,估计十点半就能全部做完,比前几次快了不少。”

        “是啊,我们实验室上到老板,下到技术员都怕是全校最勤奋的了。我看钱云生有时会在办公室干到十一点才回家。真是不容易啊。”陆文革禁不住感叹。

         陈刚一边关电脑收拾东西,一边问“听说你家陆纹刚换了个钢琴老师,一个艺术学院副教授?”

         “是啊,上星期换的。原来那个音乐系大学生教得太不系统了,又不大用心。纹纹学了一年多了,好多人都说她挺有天赋的,可不能给这些个小年轻给耽误了。”

          “很贵吧?多少钱?”

         “哎哟,贼贵。一小时一百块。没办法,谁叫就这一个宝贝女儿呢。要是请的是教授,还要贵得多。你儿子学小提琴也很贵的吧?”

          “嗨,别提了。那小子就想着玩游戏,练琴半点没耐心,我不逼他,他就不练。我这一年多花的练琴费八成是打了水漂。”陈刚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现在什么东西不贵?唉,听说肉又涨了,张家桥市场猪肉都七块钱一斤了。以后干脆改素食主义者算了。”

          “好像是吧。我家一般是我老婆买菜。最近老听她抱怨什么青菜又涨了两毛钱。肉又贵了多少。听她说最近盐林巷菜场的蔬菜倒是挺便宜的,她现在下班都故意骑车从那儿拐一下。该不会又像九五年那样通货膨胀吧?”

          “说的是。我在家也是老听我那丈母娘唠叨,肉涨价一块五了,油又贵了三毛六 ,听得人烦死了。。。。

          。。。。。

          张乘风抬起头来看着他俩闲聊,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笑容,里面似有几分鄙夷,几分惊讶,还有几分困惑。“两个大男人居然聊柴米油盐,青菜萝卜,七姑八婆聊得这么带劲!”“难道一成了家,生活就只有小孩,买菜,上班下班。整天为了这么些琐碎无聊的事情忙忙碌碌,为了一两块钱而斤斤计较,真是悲哀。”张乘风在心里对自己说。摇摇头又叹口气,继续看自己的文献。

 

        张乘风最近在忙着写一篇论文,这已经是他的第三篇论文了。三年前他成为了钱老板的第一个学生,如今已是两篇文章在手,而且都是SCI杂志,影响因子都是六到七的,第三篇文章的数据也收集的差不多了。在他们这个专业的研究生中他算是最高产的了。钱老板对他赞许有加,非常满意。每当他看着自己那些漂亮的数据,一页页发表的文章,他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和成就感。那些烦心事,倒霉事,辛苦,疲劳,甚至女友离他而去都算不得什么。他的自信建立在他对自己的工作事业上。他转过头来,看到旁边丁一虎的座位。他比丁一虎高一级。他在去年,也就是丁一虎现在的时候,刚刚发表第二篇论文。他觉得丁一虎其实满聪明的,干活也挺勤奋的。但他的课题一直磕磕绊绊,到现在还有好些问题没法解释。钱老板好像也有点不耐烦了。毕竟老板最关心的还是发文章。他不大喜欢丁一虎,好像钱云生也不那么喜欢一虎,但他自认是个很理智客观的人。在他看来,钱老板在一虎的课题上考虑得并不充分,一虎做的有些实验完全是浪费力气,不着要点——虽然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他觉得钱老板离他心目中的大科学家总还有一段距离。他今后一定要到世界最顶尖的研究小组中学习历练。

 

       他的笔记本里有一幅他亲手写的一幅小字“兴酣笔落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他对诗文歌赋本无多大兴趣。王小菲刚进实验室的时候没事常在休息室里读唐诗宋词,尤其是李太白的诗歌。他碰巧看到这一名句,当时就觉得很喜欢,很对自己胃口。于是向小菲借来抄了放在只有自己的个人笔记本里。而他在实验室和寝室里贴得却是自己的座右铭——“沉静慎思”。张父是个重点中学语文老师,但常常自愧一辈子窝窝囔囔,希望儿子怀宗悫之志光宗耀祖,故起名乘风。他从小到大也的确争气,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宠儿。无论考试,竞赛还是升学,选校,他都是凭实力没让他父母操什么心。如今踌躇满志的他正期待着更大的发现。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故事新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