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第三节

三. labmeeting

 

 

        早上七点钟,早起的太阳把整个N大校园染得一片绯红,把刚经过一夜稍微冷却一点的N城重新开始焙烤,不给已经热的寝食难安的人们片刻的休息。早操的音乐准时开始在校园回荡,还是那首放了几十年的老进行曲。不知道是中国人创造力太差还是忍受力太强,一首几代人耳朵都听起老茧的老得牙都掉没了的曲子还被几乎所有的工厂学校当作标准的集会专用曲。在这个强调“创意”的浮躁年代实在是个异数。学生们开始骂骂咧咧,哼哼唧唧的起床,洗漱。跑早操的人数与入学时间是成反比的,新生们大多干劲十足,刚入学又还没摸清形势,大多会乖乖的去站队做操。到了大二大三就差不多是老油条了,而且一般来说,与女生相比,男生明显是炸的更地道的油条。稀稀拉拉能有十来个代表应付一下检查队就不错了。装病请假完全没必要——没人会相信全班四十个人会有三十个人同时生病的。

        N大现在把所有的大一,大二的学生和少数大三的学生都放在了新校区,学校的规划是到2006年所有的本科教育都将放在新校区,校长办公室也将先期搬到新区。而老校区将作为研究生教育基地。虽然现在大三的学生留在新校区就怨声载道了,大家觉得在新校区感觉就是在读高四,毫无大学校园的氛围,学术氛围和人文环境。看不到教授,连讲师也是一下课就上车回城,更别说大师了。再加上生活不便。但中国的民意向来一文不值,几千年如此。不过他们绝对想不到会有研究生也会来这儿上山下乡。N大遗传学研究中心实验室都在这里,为了让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实验研究中,中心主任钱云生经过几个月与学校有关方面的谈判,讨价还价,学校答应给中心半个宿舍楼做研究生公寓,两人一间。全部装修一新。这样中心的研究生就住在新校区,有课乘校车回老校区上课,平时就在实验室干活。

        王小菲研究生二年级刚开始,搬到新校区就一个多月时间,研究生课程一般都集中在一年级,尤其是上学期。所以他现在跟那些大一大二的小孩一样,在新校区安家了。她本科是在西北挺有名的L大读的。L大本也是全国名校,无奈今时不同往日,地处西部,难以得到教育部,中央的眷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部一些科研教学都不如自己但就是有钱的大学在大学排行榜上扶摇直上,自己却是日薄西山。所以王小菲大三的时候就决定到东部沿海的大学去读研。她从大一入学到大四毕业都是每天坚持出操, 绝对是遵纪守法的模范青年。本就习惯了早起,再加上N城的夏天比L城热得太多。宿舍就像L城早上满街小吃店摆出来的蒸笼,人就像热气腾腾,满身油水刚出笼的肉包。本就睡不太好。洗过脸,回到宿舍,刘茜还在睡着呢。研一的时候和两个中文系的女生住一个宿舍,他们从来都是不睡到9点不睁眼。而且整天好像没课一样,不是逛街买衣服,就是与男孩子约会,再不就是在电脑边QQ或者玩网络游戏。当然她们更没实验室一说了。两个人常对着镜子自嘲“我们就是闲着兼长膘,小菲是忙着带减肥,公事私事两不误”。

 

        对着镜子,王小菲梳好自己如丝缎的齐肩长发。镜子中的自己,一脸的倦意。她是湖南人,却又像川妹子那样细腻光洁的皮肤,脸是湘妹子的清秀的瓜子脸,眼睛也是如湘江水般的清澈透亮。一米六的个子是稍微矮了点,但中国的女生一米六以下的仍然一抓一大把。加上她就45公斤上下,身材算是匀称。清秀漂亮用在她身上决不算谄媚。但她并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美女,五官算不上精致,但却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让人觉得自然的亲切,一点没有那些“花”们的孤傲冷漠,矜持做作。所以她在大学四年在生命科学院里也算名人了。人缘极好,女生当中的姐妹关系也很融洽,他大学四年都是他们那层女生宿舍的层长。男孩子们都乐意和她交往,他在那些自以为是的男生当中的号召力比班花系花都来的大。当然其中有好几个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时的生活多么丰富多彩。演讲会,话剧,K歌大赛,各种体育比赛,哪一项她不是重要角色呀,不是夺标热门就是组织者!唉,如梦如幻的大学时光。

       突然间王小菲觉得自己的鬓角好像有一根白头发。她一惊之下慌慌张张的一把攥住镜子。“啪”,忙乱之中,刘茜的玉兰油被镜子打落在地板上。他急忙捡起来,还好,完好无损。她心虚的转身看了看,刘茜睡的正香呢,微微的打着鼾,刘茜是实验室技术员,N大生物系本科毕业。因为她不算学生了,学校一开始不让她住在宿舍里。钱云生和校区宿管委吵了一架才把他安置下来。虚惊之后她又注意到自己的手,每天在实验室从早忙到晚,而且几乎一直是带着乳胶手套做实验。他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护理护理自己的脸和手,或者说她没那条件也没那份闲情逸致来做这件女生们最乐在其中事了。她虽然也算是天生的好皮肤,但她还是感到自己已不如大一大二了。女孩儿们对自己的肌肤向来是很在意而且都有天生的敏感。进实验室后她唯一稍微用得多了的化妆品就是香水。香水是化妆品中的奢侈物,但钱云生实验室有大量的动物实验。虽然她现在已经习惯了闻老鼠笼子那种令人作呕的臭味。但潜意识里她总担心自己会沾上那种味道。所以做完实验回家尤其是出门逛街或参加活动,她都会比较仔细的喷好香水——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

        换上自己最喜欢的那件翠绿色长裙。上面一件白色的短袖绣花衬衣,衣襟前有一个简单别致的胸花,这套衣服是23岁生日时男朋友给她的礼物,在淑女屋买的,她喜欢那种素雅简单的风格。 穿了一年但她很小心地保持它看起来跟新买得差不多。她很仔细的梳好头发,插上自己最喜欢的那只紫色发夹。再站在镜子前面,她刹那间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大一大二,她很满意。

 

        在食堂草草的吃了一个鸡蛋加一碗豆浆,王小菲和刘茜赶紧向实验室走去。走出食堂不一会,他就远远的看到丁一虎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急急忙忙的从九舍钻出来,向食堂跑去。“懒虫” 她心道。脚步轻松的走进了N大遗传学研究中心的大门。

        研究所的小会议室里已经有三个人坐好了,张乘风,陈刚,陆文革。陆文革和陈刚是博士后,一个已经是N城医学院的副教授,进钱云生实验室已经一年多了,另一个从C 大博士毕业,进实验室作博士后就两个多月的时间。 两个人都捧着自己的实验记录本在对自己上个星期的实验结果作最后的整理。张乘风在一边调试着投影仪,今天轮到他作labmeeting 汇报。

        每个星期一早晨八点,钱云生实验室都有一个全实验室的会议labmeeting,一般是由一个成员汇报一段时间(从他上一次的汇报以来)的实验进展以及下一阶段的计划。这是比较正式的,通常会做成powerpoint ,通过投影仪打出来以便全体成员都能看清楚。其他的人则是把上一周的结果跟老板说一下,有什么问题,当场讨论。每次钱云生都会给每个人分配下工作,甚至给出时间表,到时候就得给出结果。

        王小菲和刘茜去实验室拿了自己的实验记录本回到会议室的时候,钱老板已经坐在会议桌的最前端,手上拿了个记录本。会议室墙上的挂钟刚过8点整。

        “今天轮到谁作报告?张乘风,是你吗?”钱云生问道。

        “是的,上星期是王小菲作的报告,这一周轮到我了。”

        “嗯,都到了吗?丁一虎呢?”

        “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他了,他在食堂买吃的,应该马上就到的。”王小菲赶紧回道。她知道老板很讨厌迟到。

        钱云生又看了看时钟,8点过五分,他额角稍微皱了皱,“那我们先开始吧。”

        “对不起,我迟到了。”丁一虎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会议室门口,手里还拎着个大肉包。这不是他第一次迟到了,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下次不要再迟到了。我们刚开始。”钱云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丁一虎舒了口气,又跑回实验室拿了记录本回来。张乘风已经开始了他的演说。

        ……首先,我在cos7 293细胞中共表达xxx xy基因及其不同的truncation突变体,再做免疫共沉淀,从这张图上,我们可以看到,xxxxy基因之间相互作用是很强的。而且,我发现,xxx xy 的相互作用是发生在xxx 基因1-200个氨基酸肽段SH2结构域和xy基因的30-100 氨基酸之间。……”。张乘风声音很宏亮圆润,而且抑扬顿挫,尤其谈到科研,他向来条理清楚,滔滔不绝,许多人说他有演说家的风范。连钱老板都说张乘风做报告比他当年做学生的时候要好得多。

        “很好,图很漂亮。只是第二个看表达量的试验,你还缺一个蛋白上样量的对照。”

        “我正准备这一周测试一下actin(肌动蛋白)”

        “上周我让你试一下在T 细胞中过量表达 xy 对细胞凋亡的影响,还有看看xy 是否和Bax相互作用,应该有结果了吧?”

        “我刚试了一下凋亡,这是凋亡结果图,似乎没什么影响,另外,我们的annexinV 抗体快没了。和bax的作用,明天就可以看到结果。”

        “抗体没了,刘茜赶紧去订。你用的是annexinV染色看的凋亡。 再用tunnelcaspase3 测试,把诱导的时间缩短一个小时。Bax的结果明天一出来就给我看看。还有xxx knockout 小鼠到了吧, 以后你每天都要去看看,一有小老鼠生出来就开始做实验,怎么做我上次跟你说过了。。。。。。”钱云生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张乘风的进展,一边嘴里连珠般的下达任务。

         张乘风也是在自己笔记本上不停地记录。旁边的人都专心的看着张乘风的幻灯片。刘茜则随时注意着老板可能要订的试剂,材料。王小菲在自己的本子上记着张乘风用的一些实验方法。她不经意的抬起头看了看丁一虎,他还在啃着那个肉包,嘴里鼓鼓的。王小菲心里暗笑又暗暗的为他担心,她知道他这几个星期实验结果很糟糕——倒不是说都做得很差,只是许多结果不与预期的相符而难以解释。上星期老板脸色就很难看了,这个星期,估计会更难看。

        处理完张乘风的结果已经是九点过十五分了,钱云生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他的结果出的很快,图也做得很干净漂亮。接下来是两个博士后的结果,他们的研究课题开始不久,东西没那么多。很快就过完了。然后是轮到丁一虎了。

       丁一虎一脸的严肃,他知道麻烦来了,心里在盘算怎么才能过关。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结果能说什么呢。

        实验室里每个人都知道老板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几乎都是“xxx结果出来没有”。如果答案是yes,你会明显地看到钱云生宽大的嘴角一下向两边展开,刚毅的黑脸变得柔和起来,反之,你会发现他的脸如同冬日研究所的大铁门,又硬又冷。王小菲说钱老板的脸就是五月的天,试验结果是天气预报,老板脾气的寒暑表。如果老板的脸如多变的天气,那么阴雨天见的最多的恐怕就是丁一虎了。

 

        “丁一虎,我叫你重复的H3增殖实验和northern你做得怎么样了?”

       “唔,Northern 我又试了一下,这一次可能膜洗得不够,所以显影之后背景太深,很脏,嗯—– 反正我看不到什么特异的条带,你让我加50 微克的RNA,上样量可能也多了点。。。。。”

       “有没有带子先给大家看一下你的图再说。”钱云生粗鲁的打断他的话。

       “喏。”丁一虎从试验记录本中抽出一张黑乎乎的x-射线胶片,犹豫了一下,递给钱云生。

       钱老板皱着眉头对着胶片端详了好一会。丁一虎右手不停的在一页记录本纸上虚画,这是她紧张时的习惯动作。王小菲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有点不由自主的沉重——这是一虎第四次重复这个试验了。

        “杂交温度用的多少?”

        55度”

       “洗膜温度呢?”

       60度,洗了两次,每次十五分钟。”

        “我看还是隐隐约约有一条带的嘛。”老板的语气出人意料的平静。“把膜洗洗,再曝光过夜看看。RNA样品还有吧?再重做一次,今天就run 胶,上样量不变,明天转膜,星期三杂交,把杂交温度提高五度,洗膜温度不变,多洗一次。周五给我看结果。”胶片又扔回一虎面前。

         “另外,我觉得——觉得,我”一虎结巴了一下,“我觉得增殖试验没必要作了。文献上已经证明了CDM11对肿瘤细胞增殖没有影响,NZD 是他的直接下游分子,理论上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而且我前面做过一次PI染色增殖试验,的确没多大变化。”

         王小菲在一边对丁一虎使了几次眼色。无奈他好像没看见。

        “我给你交待的事,怎么你经常不是忘了就是不愿意做。”钱云生有点火了。“我说过了,你没做过怎么知道没变化呢?从我们以前的试验来看,增殖应当有不同才对。H3 PI 测定的原理不同,PI 没变化不代表H3总的增殖没变化,再说你上次的PI 试验的图也不太好,我还不是太确信PI 就没变化。”

        “但是——

        “不用多说了,我星期四要看H3增殖试验的结果。”老板没再给属下辩解的机会。丁一虎身子向前一靠,嘴巴动了动,最后还是又坐了回去。

         钱老板还没说完,“你的那些x疾病模型小鼠也要再分析分析一下了,先取胸腺,淋巴结,脾脏做几个表面分子染色,在做一点组织切片。片待会儿到我办公室来,我给几个list,你就照着它做染色。再看一下淋巴结和脾脏里CD4 细胞的增殖。你自己安排一下实验,最迟下周我要看你的结果。”

         丁一虎一声不吭的做着笔记。

         老板把眼睛转向王小菲。

        “王小菲,那个xy 基因的5’ 3’ arm 探针的southern 做得怎么样了?”声音柔和了一些。钱云生对女生总是要温柔一些。

         “昨天做的杂交,开完会我就洗膜,曝光。估计明天就能看到结果。”

         钱老板微微点了点头,王小菲没等他再问,接着说道:“我已经把xy 5’armneo都克隆到pbluescript 中,酶切得到了三个正确的克隆,星期五我把他们都送去测序,应该明天或后天收到结果。”

         老板紧绷着的脸稍微舒展了一点,“嗯,一拿到正确的克隆就开始把3’arm也接进去。这个克隆可能会有点难做,做之前告诉我,我跟你讲一下该怎么接。明天我要去上海开会,后天才回来,有急事就打我手机。对了,刘茜,星期三有个本科生要到实验室来看看,她约了我想和我谈谈,如果到时候我还没能赶回来,你就带着她到实验室转转。”

         

 

         开完会,已经是十一点了。王小菲舒了口气,走出会议室。丁一虎低着头走在前面,明显的,他有点神情沮丧。王小菲赶上去拉了拉他的衣角,“没什么的,再做就是了。”她轻轻的安慰他。

       “嗨,这算什么,我们球队上学期两次被计算机系灌了个六比一,我都没什么。不就一个northern 和增殖试验嘛,小意思。”丁一虎见到小菲就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就会嘴上逞能。”王小菲知道他已经很努力了,心里着急,就是嘴硬罢了。“昨晚的电影怎么样?”她又换了个话题。

       “很棒,拍得很唯美。场面很大,很漂亮,可以说是美轮美奂。张艺谋真不愧为天才。”

       “不是听说英雄的故事很差吗,很多人说它没什么情节,不知所云。”

       丁一虎一脸不屑的看着她,“你呀就会道听途说,人云亦云。那些人都是眼光太差,看不懂老谋子的玄机。看电影不是这样看的。影评只是一家之词。看过“罗拉快跑” 没有?你肯定没看过。人的一生很多事,如果我们能有不同的选择,就会有不同的结果。张艺谋也是受这种表达方式的启发,不过想要表达的东西不同。那些人不喜欢更主要的是因为接受不了他对秦始皇这个传统上的大暴君的颂扬而已。都是庸人之见。”

       “哼,就你见识不凡,与众不同。瞧刚才在钱老师面前的熊样。”王小菲说不过他。

       who cares?”丁一虎还是要嘴硬,只是这句话声音小了很多,他又往四周扫了一眼,明显底气不足。不过王小菲的装束令他眼睛一亮。“咦,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嘛,有什么活动?还是哪个矬男要约我们小菲妹子?”

      “才注意到啊!”好像有点失望的样子。“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嘿,我干嘛要告诉你为什么。”今天是她男友的生日。平时她不会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做试验,太脏,又危险,尤其今天还要做同位素。嘴里虽然这么说,王小菲听了他的恭维,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女孩子都喜欢男生们的夸奖,尤其是对她们的相貌打扮,古今中外概不例外。所以古今中外的风流情种无一不是善于利用女孩子们这一通用的虚荣心,屡试不爽,百发百中。

       丁一虎看着王小菲骄傲的看着她的裙子,脸上洋溢着幸福满意的笑容,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和微微翘起的鼻翼让王小菲显得越发的娇俏可爱。他有一种想要伸手去捏捏她鼻梁的冲动。当然他还没有在研究所里这么做的胆子。“谁稀罕。”他觉得轻松了很多,老板的训斥暂时丢到了一边。

       两个人走到实验室,却见刘茜叫着丁一虎的名字跑出来。“丁一虎,电话。”

       张乘风已经在自己的试验桌上开始转印昨天的蛋白胶。陆文革在分析天平旁边配着什么试剂。陈东风则在往几个铁盒子里插巴斯德吸管——一种细胞培养是用来吸废液的玻璃管,旁边还有一篮子的移液管,准备灭菌。王小菲穿上白大衣,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衣服裙子是否露在外面。然后戴上了一副小号的乳胶手套,套上一副薄膜手套,再戴上一副中号乳胶手套。她看着昨天就写好的试验步骤,先配好洗膜的缓冲液,放入水浴锅里预热到一定温度。再走到杂交炉边拿出了一支杂交管,里面是昨天杂交的膜。再把杂交炉温度射到洗膜的温度。杂交管是特殊原料制成,可以完全屏蔽同位素射线。她把杂交管拿到一个大有机玻璃挡板后面,那一块地方是同位素专用区。人站在挡板后,有机玻璃可以屏蔽大部分的射线。她小心翼翼的把杂交液倒入一个专用的同位素废液缸中,再把余热好的洗涤缓冲液倒入杂交管,在放进杂交炉中,开始用计时器计时。       

       丁一虎打完电话,兴高采烈的回到自己的桌子,嘴里哼着没人听得懂的小调。

“有什么喜事儿,小丁,看你高兴的。”陈刚笑着问。刚刚被老板训的一塌糊涂,转眼就开开心心的,少年不识愁滋味呀,他心里不禁感叹。

“噢,没什么,我一个好几年没见的同学到这儿出差,明天相约我去聚聚。他是我小学到中学最好的哥们儿,不过我们已经有差不多六年没见面了。”

 “瞧他那高兴样,我还以为是佳人有约呢。”王小菲笑眯眯的加了句。

 “拜托,别老把我当色狼,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丁一虎瞟了眼旁边的张乘风,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写着试验纪录。对她们的谈话好像充耳未闻。

      “也就叶铃这样的大好人才不当你是色狼。”

        丁一虎和王小菲其实就是挺铁的哥们。两个人没事就喜欢斗嘴,瞎掰,。只要钱老板不在,他们俩逮着实验间隙就能嘻嘻哈哈的瞎扯一番。一般生物学实验室都比较安静沉闷的,但钱云生的实验室就因为他们俩,再加上刘茜也是个喜欢添油加醋,叽叽喳喳说不停的女孩,实验室里天天热闹,反而显得充满生气。别看他两人像对活宝一样爱闹,爱玩,两个人的另一半却都是文文静静的那种。王小菲的男朋友在一千多里外的B城中科院药物所读药理硕士,有名的“新好男人”,对小菲是体贴入微,言听计从。丁一虎的女朋友叶铃也在N大外语系,是公认的窈窕淑女,大家闺秀。丁一虎本来打算大三的时候就考托福GRE,毕业后就去美国读研究生的,但叶铃不打算出国——她那专业也不好出国。一虎再想想他母亲快下岗了家里用度也比较紧张,为了出国留学,辅导班,资料费,考试费,申请费,旅费等等还是要花上好多钱的,于是他放弃了出国。

        平时跟朋友聊起王小菲和叶铃,他常对他的哥们儿说:这就是红颜知己和老婆的区别。老婆要温柔体贴,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红颜知己是要与你有共同的语言和灵魂的互动,能一起高歌醉饮,挥霍青春,疯狂快乐,但彼此没有道德上的负担。也正因为没这种负担,才能够真正得到心灵上的彼此相通,理解。不过这些话在张乘风眼中纯粹是瞎扯淡。他认为这是如今有的男人不负责任的借口,还说的挺时髦漂亮。

 ———————————————————————————————————-     

        一周的开始,如同校园里的生气勃勃一样,N大遗传学研究中心里也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工作景象,人人都步履匆匆的忙着自己手上的试验。钱云生正在和两个研究员,陈军和王玉林开会。两个人的实验室刚建就半年,但他们已经给各自的手下布置下足以让他们每天从早忙到晚的试验。王小菲看着大伙的忙忙碌碌,“选择我们这一行作为职业本身也算一种牺牲。”丁一虎曾经对做了个通宵试验的张乘风感叹过的一句话突然从脑子中一闪而过。“嘀嘀嘀——”计时器响了,她赶紧又把杂交管拿了出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故事新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我们的生活—第三节

  1. Unknown说道:

    Amberdigital Branch,Southern Stars Enterprises Co is specializing in the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ing of ad players, advertisement player and LCD advertisings. Established in 1996, we have explored and developed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with professionalism. We have built a widespread marketing network, and set up a capable management team dedicated to provide beyond-expectation services to our customers.

    amberdigital Contact Us
    Southern Stars Enterprises Co (Shenzhen Office)
    Add:DE, 16/F, Building 2, Nanguo Tower, Sungang Road, Shenzhen, China
    E-mail:sstar@netvigator.com carol@sstar-hk.com
    Tel:+86 755 2592 9100
    Fax:+86 755 2592 7171
    website:http://http://www.amberdigital.com.hk
    alibaba:http://amberdigital.en.alibaba.com%5Bbcadibcceaahca%5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