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第二节

二.星期天

      “这鸟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丁一虎有气无力的走进研究生休息室,一屁股坐到王小菲的椅子上。“他奶奶的,几只破耗子,竟然他妈的卖得比PS2(playstation 2) 还贵,老美真他娘的黑。害的老子星期天顶着个大太阳跑到机场等了两个小时。。。。。。”。

     “你丫的嘴里就不能干净一点,再说你小子要发文章也得靠那些宝贝老鼠呢,吵什么吵。”张乘风站在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吹凉风,他最看不惯丁一虎的就是他那张臭嘴,满口粗话,那像个名校研究生,简直一街头小流氓。“who cares?”丁一虎一脸不屑的嘀咕着钱老板的名句之一。

       “一虎,给我起来,谁叫你又坐我的位子,看你的一身臭汗,那么脏的”,

        丁一虎一听这清脆娇嗔的声音,一脸的不屑立马换成嬉皮笑脸,“还不是我这屁股的主意,姑奶奶您要是生气了,给它两巴掌,没关系。”

        “滚到自己位子上去,少贫嘴。”王小菲一把揪着丁一虎的领子把他拽到他自己的位子上。

          丁一虎刚回到自己位子又窜起来跑到实验室博士后陈刚的桌上,翻出一份《体坛周报>.津津有味的看起来。他和陈刚都是足球迷,他是AC米兰的狂热球迷,陈刚是尤文图斯的忠实拥虿。陈刚上午来传了一下细胞就回家了。博士后大多是有家有口的人了,如果没有试验的话,星期天还是更愿意呆在家里陪老婆孩子的。

         

          张乘风看着两人的嬉闹,不以为然的笑着摇摇头,拿起一本最新的《science》翻了起来。张乘风是个比较严肃的人,稳重而有点沉默。做事有条不紊,忙而不乱。用王小菲的话说“是个一看就充满智慧的人”。他当时听了只是一笑了之,虽然心里很得意,他从心里面认为自己当得这样的评价。他觉得自己就是为了科研而生的,在许多人看来——包括许多生科院的研究生——觉得非常无聊,枯燥的事,比如在冷库待一整天过柱子纯化蛋白,比如在动物房给老鼠分笼,编号,换料,再比如看一天的科研论文,他能自得其乐。钱老板并不是他心中的目标。他向往的是要像当代生物学“教父”巴尔的摩那样做一个在整个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的领袖人物。当然他也有郁闷难过的时候,尤其是他女朋友去年把他一脚踢开,跟一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子弟,留美医学生,去美国了之后,他更是像发了疯似的全身心投入研究。宿舍对他而言就只是一张床,每天晚上差不多十一点才回去,早上一起床就往实验室赶。钱老板说他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也差不多,甚至经常干到十二点之后。

         不知为什么,王小菲嗔怒的样子老是让他想起自己的前任女朋友,很可爱,很迷人,虽然王小菲其实长的远没她漂亮。他对丁一虎总是有点看不惯,尤其他和小菲两人拌嘴,打闹的时候,他尤其觉得不舒服。 嫉妒,不会的,不可能,我会嫉妒丁一虎这种小流氓?他对自己这样的想法不自觉地笑了笑,继续看手上的paper

        “嘿,你们俩这次去接的是什么老鼠?干嘛用的?”王小菲喝了口水,抬起头来冲丁一虎问。

        “别提那些该死的老鼠,本来上午和同学约好去联机打星际,结果只能去恭候老鼠,像伺候太爷一样。晒得我皮都掉了三层。”丁一虎一听老鼠,气就不打一处来。

        “瞧你那出息!张师兄,你说给我听听这次又是什么宝贝老鼠。”王小菲又把头转向张乘风。

         张乘风放下手中的《science, 扶了扶眼镜说道“一个是老板刚从Jackson订的三对六只B6老鼠,用来繁殖和回交的。老板嫌国内的B6可能品系不纯。 另一个是xxx knockout小鼠,老板刚从他以前老板那儿要来的。 我已经在体外试验证明了Xy 基因和xxx基因的关系,缺的就是动物体内试验,它有可能挽救xxx knockout 小鼠在免疫系统中的缺陷。 另外一虎的肿瘤抑制试验也要用这个老鼠来验证他那药物成分是不是作用在了xxx 基因上了。” 张乘风一提到试验问题,就像猫见了鱼一样,不由得兴奋。丁一虎常说张乘风见了科研论文比他见了裸体美女还来劲,难怪会被女朋友给甩了。

       xxx knockout 老鼠是钱老师在美国读 postdoc的时候作出来的吧?”

        “是的,老板靠他发了一篇《cell》,那可是我们这一行最顶级的杂志,今年影响因子是30呢。还有一篇《pnas》,两篇《mcb》,全是一作,再加几篇二作三作。老板现在的位置有一半靠这基因撑起来的。”张乘风的微笑充满了自信,仿佛看到了Xy基因将会成为他的起家的法宝。但是他认为自己不会就靠一两个基因混饭吃,没听说过巴尔的摩,克里克这样的大师是就靠琢磨几个基因成为生命科学界的领袖的。

       “哇,你们这试验一做出来是不是就paper 在手了。”王小菲带着一点羡慕和敬仰的笑容看着张乘风。他笑起来面颊上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这让他看起来更乖巧可爱。其实她就比丁一虎低一级。她是钱云生回国后招的第三个弟子。张乘风是大弟子,而丁一虎是他二师兄,也就是说钱云生回来三年每年就只招了一个研究生,再加最近招的两个博士后。这就像是在美国的导师一样。而在美国的导师是因为招一个人就得付一大笔的薪水,人力成本太高所以人员都不会太多。但在中国这什么都缺就是不会缺劳力的地方这种做法就会引来争议,尤其是现在研究生扩招,个个实验室人满为患的时候。

        “没那么容易,要做的试验太多,都是新试验,所有的试剂材料都得现订,不是那么好做的。”张乘风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一丝得意,而且它也有十足的信心做好这些新试验,毕竟从钱老板回国建新实验室就在这实验室里,大部分的试验体系都是他在钱老板指导下建立起来的。

          他突然抬起手来看了一下手表,“噢,都快三点了,我得处理一下细胞,做调亡试验,接着还得做IP, western blot,今天又得搞到很晚了。”说着就往细胞培养室跑了去。

        没想到这边丁一虎也跳了起来 ,“三点了,不会吧,我的老鼠应该两点给药的。”

        现在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都这样,双休日照样热火朝天。尤其是如果老板盯得紧,逼得急,那一般是没什么周末休息的。生物学研究的一大特点就是不管单个的试验还是整个的课题都是周期长,养养细菌要过夜培养,细胞激活一下,几个小时到几天,电泳一走又是几个小时到一整夜。所以如果老板天天催着要结果的时候,你不得不把双休日用上。丁一虎常背地里唠叨“天下乌鸦一般黑”。做老板的脑子里想的就只有数据,数据,然后文章,文章,还是文章。尤其是许多留美的“中国人”老板,他们一般地位还不牢,生存压力,竞争压力比天性豁达,又相对有基础的老美要大,再加上他们这一代人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就如钱云生这样。所以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总结了有两种导师不能选,一个是中国人(中国籍),第二是女老板。后者据认为“残酷压榨学生”的可能性也比较大,不知是不是受了“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的古训影响还是女人天生比较的苛刻严厉。反正钱云生经常教育他的手下,“文章永远有first priority,要在这一行混,第一重要的是paper, 第二重要的也是paper, 第三还是paper”。没文章,一切都是零。

        等王小菲在休息室里给同学发完邮件回到实验室的时候,张乘风正在剪硝酸纤维素膜。他的试验桌上放着一叠剪得方方正正的滤纸,旁边的垂直电泳仪里,溴酚蓝前沿已经差不多到了玻璃板的底部了。他在准备做蛋白转印,圈内人叫western。也就是先把从细胞抽提出来的蛋白混合物用垂直电泳按分子量大小在聚丙烯酰胺胶质中分离开,再把胶上的蛋白电转到固体介质——硝酸纤维素膜上,再用对所感兴趣蛋白特异的抗体与之杂交。抗体上又偶联了一种能催化发光底物的酶,发光底物能使X射线底片感光,这样我们就能看到这种蛋白是否存在于这一样品,根据感光强弱又能比较几个样品之间这一蛋白含量的相对高低。这已是现代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最常用的实验方法之一。

       “待会你还要走一个蛋白电泳吧?”王小菲问。

       “嗯”张乘风头都没抬,他正在小心翼翼的把跑完的凝胶从玻璃板上剥下来放进转印缓冲液里。

       “那你今天起步时又要做到十点,十一点了。你可真是我们实验室的大忙人呢!”

       “没办法,老板叫我星期二给他这两个western的结果。我必须得今天把电泳跑上去。嗯,其实大家都挺忙的。”张乘风抬起头来冲她笑了笑。“你今天做southern 了吧?” western 是转移蛋白,southern 指的是把按分子量分离在凝胶中的DNA转移到硝酸纤维素膜上。然后再用放射性同位素标记的特异的DNA 片段(术语称之为“探针”)与之杂交,如果DNA 样品中有与这一探针互补的序列的话,这一标记的探针就会结合在胶上,并能使X射线底片感光。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哪一样品中含有这一段DNA, 哪一个没有。

        王小菲皱了皱眉毛,说“是啊,忙了我一上午。 好一段时间没做了。手忙脚乱的。真担心这次会做不出来,钱老师下礼拜等着要这个结果呢。”

        “别担心,像我们菲儿小姐这么心灵手巧,哪会做不出来。”却是丁一虎从动物房回来了。

          “嗨,你回来的刚好,我的膜预杂交刚好,马上标记探针,你来帮我加一下同位素吧。”王小菲总是让丁一虎帮她操作放射性同位素。因为据说同位素射线对卵细胞杀伤很大,而学过生理学的人都知道女性卵原细胞出生之后就停止增殖,所以女人一生能产生的卵细胞也是一定的。也就是说杀伤一个就少一个,不会有更新。 而男性生殖细胞是时刻在不停产生的。所以王小菲心底里很不满老板总是让她做同位素试验。中国学生们对同位素的过度敏感,畏之如虎,钱云生对此很不以为然。因为在美国,实验室对同位素污染监控有一整套系统的管理规范,大家反而不不会对同位素实验感到有任何的恐惧。不过王小菲每次还是理直气壮地抓丁一虎来当挡箭牌。

         丁一虎一听要加同位素,头立马耷拉下来,嘴里咕噜着:“早知道在动物房多待一会。”

        “大家都知道丁一虎是个大好人,关心同学,爱护师弟师妹,对吧!”王小菲笑容满面,声音甜的能把丁一虎骨头给酥化了。她知道他会答应的。

       “谁叫我只有这一个师妹呢,晚上得请我吃酸菜鱼,怎么样?”

       no problem。”比起下一代的幸福而言,一两只酸菜鱼当然是无足轻重的了。

       “隔壁的呢?今天怎么好像没人呢?”丁一虎望了望旁边陈军副教授的实验室。陈军是做信号传导的,实验室刚建,就一个大四准备保研的女学生和一个女技术员。

       王小菲却是一脸坏笑,“去城里逛街买衣服去了,刘茜也去了,要不是这个southern,我也会跟他们一起去的。嘿嘿,这么关心人家小妹妹啊,居心不良哦!”

        “哎,现在色狼那么多,我是担心两个小妹妹出去被人欺负了,或许我可以当护花使者啊?”丁一虎义正言辞,昂首挺胸,一副随时准备赴汤蹈火,英雄救美的模样。

         “真是脸皮厚比城墙拐角,还护花呢,你监守自盗差不多。到时间加探针了,快——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 钱云生教授的三个弟子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学校旁边的一个叫“兴旺小吃”的小餐馆里,一人点了一个菜,然后狼吞虎咽起来。学校的食堂早已过了时间,只有剩菜了。再说他们早对食堂里清汤寡水,质次价不廉的菜失去了胃口。每天都是到这小餐馆里AA 小店老板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一双精明的小眼睛,跟他们混得已经是很熟了,每次都会给他们几块钱的折扣。挨着学校的小餐馆倒真是少有不兴旺的。

        吃完饭,张乘风直接回实验室继续干活,他还要准备明天labmeeting presentation,做powerpoint幻灯片。丁一虎要去陪女朋友看电影,张艺谋的《英雄》,也算是“半老片”了,但当时出来的时候他们就看学校FTP下载的枪版,今天约好了到电影院看。他女友是梁朝伟的影迷,他则是看遍了李连杰所有的片子。

 

        王小菲先去澡堂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她故意走教学楼和大礼堂一边绕了一下。一路上看着学校里热闹非凡,精力过剩的年轻学子在高声的说着,笑着,议论着白天的球赛,刚看完的电影,刚结束的聚会,马上开始的舞会。。。。。。月光穿过路旁高大的银杏树,照在女生宿舍旁边巨大的草坪上,给那上面一对对正卿卿我我的小情人们一片银色的浪漫氛围。树荫小径两边的灯光暗红暗红的,特别的暧昧,老给人在咖啡屋包间的感觉。月光和路灯都快遗忘的角落里,两对情侣正紧紧地贴在一起,好甜蜜的吻。她记得她读大一的时候还很少有这么大胆敢在大庭广众下拥吻的校园情侣。她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些只小她三四岁的师弟师妹们距离好像很远很远,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比他们大了他们一两代的“前辈”似的。如今真是三年一代沟?一种莫名的孤独和焦虑突然间笼罩着全身,不知为什么她开始向宿舍跑去,越来越快,她只想早点拿起宿舍的电话,她远在B城的男朋友正等着例行的电话粥,想我吗?当然,每一秒钟都在想。今天作什么试验了,打了几只老鼠,结果好吗,吃的什么,这儿天气好热,都36度了。。。。。。他觉得忘了窗外小师弟小师妹们的窃窃私语,觉得心里很踏实。不过实在有点困了, 明天还有一周一次的labmeeting 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故事新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我们的生活—第二节

  1. Unknown说道:

    今天上SPACES看了看,发现你更新了,就进来了,留个脚印先。。。。。。。哈哈。。。。。。。。。。。。。。

  2. Libin说道:

    mcb我觉得一般就是用来发negative data的,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